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十一章 黄河大盗

第十一章 黄河大盗(1 / 2)

春雨一停,道路好走了许多。

宁良和韩托马不停蹄地朝东狂奔了三十多里后,又朝北狂奔三十多里,绕开汴梁城,暂时躲开赵氏的追兵和爪牙。

两人骑马,沿着黄河岸边,一路朝西狂奔二百多里。饶是常在军中的韩托,也有些吃不消,更别提五岁孩童宁良了,直颠得他骨头都快散了架,屁股上也早已经磨出了血泡。要不是后来韩托有意控制马速,宁良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

跑了将近两个时辰的路程,那匹马也累得够呛。马是军中骑兵用于冲刺的战马,爆发力十足,但耐力不强。眼看那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韩托只能勒马止步,翻身下马。

“公子,这马怕是撑不住了。”韩托眉头紧锁,“咱们得找个落脚的地方,让马歇息一下,吃些草料,否则这样下去,迟早累死。”

宁良已经趴在马背上直不起腰了,喘着粗气和马喘息的频率近乎同步,“韩大哥……不光是马,咱们……咱们也该吃些‘草料’了,否则迟早也要饿死。”

见宁良还有心思开玩笑,韩托紧锁的眉头也不由地舒展开一些,“公子莫要玩笑了。我们往前再走一走,看有没有什么客栈之类,休整一下继续出发。按路程,应该离黄河渡口不远了,我们休整好了,便坐船渡河,朝麟州方向进发。”

“真的……真的要去麟州吗?”韩托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韩大哥,咱们可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父亲的确和麟州防御史杨重勋是故交,而且杨老将军为人忠义。但麟州路途遥远,我们此去,没有个十几二十天,恐怕不能成行。”

“韩大哥,我倒是不怕吃苦。”

“可……”韩托有些犹豫,“可我们为何不就近去华州?华州可是您外公的地盘。”韩托不是畏惧了,只是身负保卫宁良的使命,怕出什么纰漏。“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宁良趴在马背上苦笑道,“外公现在人身在汴梁,吉凶未卜。虽然三个舅舅在华州军中主持大局,但难保赵匡胤不布置后手。华州虽近,但恐怕更为凶险啊。反倒是去麟州,兴许是赵的人想不到的。”

略一思索,韩通便也想通此间关节,心中暗叹宁良思虑周全,于是不再说话,牵着马继续赶路。

两人一马又走了约一刻钟,空气中越来越湿润,离黄河渡口越来越近了。

“公子,前面有家客栈。”

“好的,韩大哥,我们过去看看。”

行到客栈前,早有殷勤的店小二出门迎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韩托一边扶宁良下马,一边对那店小二说道:“先帮我们把马给喂了,再给我们准备些饭食,我们吃过饭再做打算。”

“好嘞,客官。”店小二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缝。

“快些给我们准备吧。”

“好嘞,客官。不过客官恐怕要稍微等等。大年下的,店里厨子、还有其他跑堂的都放了假。就我和掌柜的守店,您进店和掌柜的说一声就是,让掌柜的亲自下厨,我先去安排您的马。”

“嗯。”韩托不再多说,拉着宁良往客栈里走。

一入客栈,一张和店小二同款笑脸迎了上来,正是掌柜的。

“哎呦,两位贵客。”掌柜的脸上的笑容比店小二更加灿烂,“客官是走亲还是访友啊?”

“走亲戚。”韩托随口答道。

“这大过年的,是去往何处啊?”掌柜的似是不经意开口问道。

“是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宁良忽然打断了韩托:“掌柜的,快些给我们准备些吃食吧。”

“哎呦,你看我这老糊涂。”掌柜的一拍脑门,“得嘞,大过年的没有什么人,二位公子爷随便坐,我这就是张罗。”

说着,掌柜的一转身向着后厨去了。

“公子为何打断我,莫非……”见掌柜的离开,韩托悄声问道。

“韩大哥。”宁良四处打量着,“这家店,我怕有问题。”

“啊?不会吧?”嘴上虽然这么说,韩托也已经开始四处打量起来。

“掌柜的鞋子上,有血迹。而且好像是新鲜的,颜色还没有发黑。”

韩托脸色瞬间不好了,半是自责半是恼怒。

“韩大哥切莫自责,我也只是猜疑。”宁良见韩托的表情岂会不知他的想法,“兴许是那掌柜自己杀鸡杀鸭,不小心溅上的。”

“公子莫要为我开脱了,是我疏忽了。”言罢,韩托更仔细地观察起这家客栈……

不多时,掌柜的已经端着一道道饭菜上桌,一盘切鲙(生鱼片)、一盘羊皮花丝(羊胃肚丝)、一盘逡巡酱(鱼、羊肉制成的肉酱,味道鲜美)、一盘炙羊肉、一碗秋葵汤、三个胡麻饼。

已经将近一整天没有吃饭的宁良和韩托,早已饥肠辘辘,看着满桌的美食,忍不住地咽口水。但两人对视一眼,都知道这些饭菜,不能轻易吃。

武侠小说中的银针试毒只存在于小说中,事实上除了砒霜,绝大数毒是银针试不出来的。况且两人唐王路上,也不可能随身带着银针。那如何判断这饭菜是否被动了手脚,便只有一个办法。

“掌柜的,抱歉。”韩托阴沉着脸盯着那掌柜,“这饭菜,没有什么问题吧?!”

掌柜的似乎早料到韩托有此一问,没有思考就眯着眼笑道:“客官您看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这开门做生意的,饭菜怎么会有问题?鱼是现杀的,秋葵是现摘的,羊是三十那天宰的,这才刚三四天,新鲜着呢!”

“不,我不是问你东西新鲜不新鲜。”韩托一动不动盯着掌柜的眼睛,脸色阴沉的可怕,“我是问你,这饭菜,有没有下毒。”

掌柜的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额头上冷汗瞬间就出来了,“两位少侠饶命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客栈里……客栈里伙计们都被一个强人杀了……都被杀了……我也是被逼的……少侠饶命啊!饶命啊!”

眼看那掌柜的脸上已经是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宁良和韩托心中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两人缓缓起身,警惕地巡视四周。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