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十四章 陈抟老祖

第十四章 陈抟老祖(1 / 2)

韩托和史泰在黄河岸边的老农家匆匆告别时,宁良在一处破房子里缓缓醒来。

视线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是不远处一堆不大的篝火,火苗在这乍暖还寒的春夜里微微跳动着,环顾四周良久,宁良没有发现周围有其他什么人。

顾不上疑惑什么,自己浑身上下一阵阵酸痛袭来,磨出血泡的屁股更是疼的他差点叫出声来。身下铺着的干草已经被自己身上的汗水浸透了,有干草钻进衣服里,更是一阵刺挠。于是宁良挣扎想要起来,却发现手脚都是软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你醒了?”一个声音淡淡地在黑暗中响起。

“你是谁?”宁良问,“这是在哪?”

那人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小友不记得贫道了?”一位老道士从黑暗处走来,篝火的光线映在他的脸上,只见他面色红润,看面相也就是四五十年纪,但须发皆白,又让人觉得恍惚像是七八十岁的老翁。

“是你?”宁良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老道士,“陈抟?啊不,陈老神仙!”

“哈哈!小友,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否?”

显德三年,还叫宗让的宁良一岁,在大内花园中嬉戏的宁良曾有幸见过陈抟一面。

那年陈抟逢世宗皇帝召见,问以点化金银的法术,陈抟回答说:“陛下为四海之主,应当以致力治国为念,怎么留意黄白方术这样的事情呢?”周世宗没有责怪他,还任命他为谏议大夫,但陈抟坚决辞谢。

耐不住世宗皇帝盛情,陈抟在大内居住了约一个月。闲来散步,在大内花园中偶遇了宁良。陈抟盯着宁良看了半晌,叹道:“不凡啊,不凡!你我有缘,日后必能再见!“说罢便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宁良心里还嘀咕,这可比当时长得像贾乐莹的女神仙更像是神仙,白胡子白头发白道袍,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于是询问身边人他是谁,身边太监说是陈抟,是皇帝请来的老神仙,让他做官他不做如何如何云云。

当时宁良内心还在琢磨谁是陈抟,猛地反应过来,这才把这位老道士和历史上那位赫赫有名的道教老神仙——“陈抟老祖”对上了号。陈抟,第一个公开八卦太极图的人,第一个公开河图洛书的人,第一个公开辟谷睡眠术的人,第一个公开传授面相的人……

一众光环笼罩,神仙之名远播。

韩托和史泰与追兵在黄河岸边激战时,一个兵士冲着宁良袭来,宁良慌忙硬撑着想要起身逃跑,不料还没跑两步,被河滩上的一块石头绊倒在地,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便在这处破房子里了。这么笃定说是破房子,是因为抬头便能看到一弯蛾眉新月,还有满天的星光,正如黄河岸边那位老农看到的一样。

“是你救了我?”

陈抟不置可否,“这里有胡饼和水,先吃。”

说着陈抟递来了半张胡饼,一个水囊。宁良夺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

“啊呜……老……老神仙……这是仙饼吧,怎么……怎么这么好吃。”

陈抟抚着胡须,“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友,有趣,有趣啊!”

“人事可凭,天道不爽。小友既生在皇家,又长在盛世,可喜,可贺啊!”

宁良心中一个激灵,传说陈抟可以预知未来,莫非……“老神仙怎么知道宋朝是盛世呢?”

“哈哈哈哈!”陈抟抚须大笑,“赵匡胤立国号为‘宋’,也不过是今晨之事,小友又一路逃亡,怎知那赵氏朝廷,年号是‘宋’呢?”

“我……”宁良一时语塞,瞬间冷汗冒了出来,心说莫非他看出来我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这个秘密,可只有自己知道,从未对别人讲起,怎么会……

像是猜到了宁良内心所想,陈抟紧接着说道:“小友莫慌,老道所说的盛世,并不是‘宋’这个盛世!”

陈抟越说“不慌”,宁良心里越是慌得要命。还那“盛世”不是这“盛世”,更是让宁良确信他看破了自己的身份。慌?何止是慌,就差想好怎么“灭口”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看宁良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陈抟不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罢了罢了!小友既是过客,又是看客,有的是时间慢慢悟这老君的真言。”

这句话宁良倒是听明白了,震惊之余,也没有心思理会,面前这位老神仙是如何看穿自己这个“时空过客”的,直把陈抟当作真的神仙,问道:“老神仙,我当如何自处?”

“小友既从盛世而来,自当知道盛世之可贵。而又要从当今这乱世中到盛世去,自然当知道盛世之难为。无为而无不为,小友任重而道远啊!”

“老神仙就不要取笑我了。盛世乱世的,我还不都是随波逐流!?敢问老神仙,我究竟该何去何从?”

“你一岁时候我便说过,你我有缘。既然有缘,如果你不嫌弃,就拜我这个老道做个师父罢!你想学什么?周易?八卦?太极?河图洛书?辟谷?相面?”见宁良依旧一脸的迷茫,外加多了几分疑惑,陈抟有些不确定地问:“莫非和你那父亲一样,想要学的是黄白之术?”

奈何宁良并不知道所谓“黄白之术”是什么,否则的话他一定跳起来举手表示要学,一定要学,而且是拼命学,狠命学,夜以继日地学。点石成金的能力,岂是一个经过现代社会价值观熏陶的宁良可以拒绝的诱惑?

“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万万不能……”曾经的宁良对这些话嗤之以鼻,但前世的他深受打击,如今二世为人,他又岂能重蹈覆辙?

然而,事实是宁良当真不知道“黄白之术”是什么。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犹豫再三,有些不确定地再次问道:“那个……那个老神仙,当道士?能娶媳妇吗?”

听宁良犹豫半天就是纠结这个,饶是修为惊人的陈抟也忍不住一阵无语,心态垮掉。如果用现代的话讲,脑门处都冒出了几条黑线,“可……可以……不是,你就纠结这个吗?”

“啊!?”宁良一脸的理所当然,“不然我还能纠结什么?!我都还没有结过婚呢!”

“你才五岁,就天天寻思这些,真是……不是,你不纠结一些别的?”陈抟难得皱了皱眉头。

“纠结什么?”

“纠结一下要学什么啊?!我告诉你,这些可都是多少人想要学都求不来的!”陈抟的眉毛皱的更深了。

“啊?那我就随随便便学点啥呗。不是,老神仙,是我在问您问题……我是真的很关心,就是当道士——到底能不能结婚?”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