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二十一章 打的就是你

第二十一章 打的就是你(1 / 2)

村东槐花林。

宁良的身高当下和柳如烟差不太多,搂着如烟的芊芊细腰,两人缓行散步。

“公子可知道,这槐花,是可以吃的。”

“哦?可以吃吗?”

“对啊!当年我从蜀中逃难至此,路上见过陇右百姓,用槐花和面,蒸成馒头食用。我还吃过,味道不错呢!”

“是吗?那看来郃阳百姓生活还不错,否则这处槐花林的话,早就被吃光了。”

又想起如烟所说“蜀中”,心说那不是就是四川吗?于是随口问道“如烟你的家乡,是不是有很多大熊猫……哦……就是食铁兽?”

“公子所说,可是白熊?毛色黑白相间,似熊而温顺,女皇武曌还曾送了一对给日本?”

“武曌送了一对给日本?”宁良有些吃惊,心说还有这事吗?大熊猫这么早就作为国宝进行文化交流了?“你说的白熊,是不是爱吃竹子、竹笋?”

“是啊。不过我也没有见过,只是在书里看到过。但是好像白熊不只是我们蜀地有呢,陇右、荆襄之地都有白熊出没!说实话,我也想见见这长得像熊,但是憨态可掬的家伙呢!”

宁良“嘿嘿”一笑,只知道四川有大熊猫,但不知道原来陕西、湖北等地方现在也有这个东西。其实自己前世倒是在动物园见过熊猫,抱着竹子“咔哧咔哧”咬的飞快,虽然人畜无害,但咬合力绝对惊人。

竹子?

自己怎么没想到呢?竹子,竹子可以啊!

“如烟,本地可产竹子?”

“啊?郃阳好像……不产竹子?”

“哦,无妨,无妨!”宁良一脸的激动,“我们回白府。”

宁良和柳如烟回到白府,宁良匆匆和白福敬交代几句,又管人要来笔墨纸砚,便一头钻进厢房,忙碌起来。如烟就站在他身后,好奇地盯着宁良在纸上画着什么。

天色渐晚,如烟又为宁良掌上了灯,拿了把蒲扇,站在背后轻轻为他摇着。如果不是宁良过于投入,一定会为当下这个场景心中一荡,红袖添香,夫复何求。

一直到入夜,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宁良终于完成了他的“大作”。如烟大概可以看明白他画的,应该是矿井的模样,还密密麻麻地标注了“井巷”、“支护”、“导气管”等字样。

小心翼翼地吹干,宁良心满意足地笑了。

“公子可是已经想到解决‘瓦斯’的办法了?”

“那是当然!”宁良脸上的得意之色毫不掩饰,虽然活脱脱是个傲娇少年,但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一时间也令得如烟沉醉。宁良兴奋地和如烟讲起自己的构思,如烟虽然听不太懂,但丝毫不影响满脸的崇拜和眼神中炙热的爱意。

“公子,白老爷派人送来的饭菜凉了,我去热一下,公子还未用晚饭呢!”

“好,好,好!”宁良一边回应,一边又看向自己的图纸,不时往上添上几笔。

五天后,白福敬遵照宁良吩咐,从陇右砍伐拉回来的上百根巨型毛竹到了。

拗不过柳如烟的软磨硬泡,宁良带着她,和白福敬再次来到矿上。

叫来了矿上的执事在旁学习,宁良指导着工人将巨竹凿通中节,通过风路井巷插入矿井中的煤层上部,利用瓦斯比重轻于空气,集中于煤层上部的规律,通过竹筒引导排出矿井。当然,排泄口离矿井和矿工们居住的地方都很远。

派出的另一队人,在黄河岸边收集的十几个羊皮筏子也运到了。宁良命人将羊皮袋拆下来,里面的空气排出,套在竹筒排气处,很快一个个充满了瓦斯的羊皮袋就就鼓起来了。

百十个个充满瓦斯的羊皮袋充满后,那竹筒中还“滋滋”冒着气,宁良心说,这煤矿中的瓦斯含量,还真的是不少啊!

跟执事及矿工们交代不要靠近这个排气处,命人将此处加高,以免人误吸瓦斯而发生危险。又交代人将百十个充满瓦斯的羊皮袋运回白府,放在院落外空地,派专人值守,不可以有明火靠近。

忙完回到白府,已经是傍晚。

宁良的一番操作令白福敬不明所以,但大体上知道,这是将矿井中的“毒气”排出,等“毒气”排干净,就又可以下井干活了。一时间对宁良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开始嚷嚷着要去看热闹的柳如烟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站了一天的累的她连饭都顾不上吃,回屋倒头便睡。

晚饭席间,宁良和白福敬少不了一番推杯换盏。酒桌上宁良提起,自己想要用这些装在羊皮袋里的瓦斯做些实验,然后过些时日就要离开。虽然不知道“实验”是什么意思,但白福敬还是拍着胸脯保证全力配合。只是听到宁良再次提要离开,暗暗握了握拳头,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一早,宁良便从床上爬起,吃过早饭,兴冲冲带着柳如烟,乘白府的驴车朝县城而去。一进县城,直奔铁匠铺。

铁匠看着宁良递过来的图纸皱着眉思考了半天,还是在宁良的耐心讲解下,才慢慢知道图纸上的物件该如何打造。

付过定钱,宁良让车夫在原地等候,拉着柳如烟的手,四处闲逛起来。

这郃阳县城,比不得汴梁繁华,但是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也极为地热闹。

“哎呀,这个簪子好看。”如烟指着街边摊上的一个铜质掐丝镶珠的发簪说道。

“买!”宁良豪气地大手一挥,“多少钱,老板?”

“哎呦,这位姑娘可真有眼光!”小贩谄媚地迎着笑脸,“这位公子,此发簪名曰‘牡丹朱玉簪’,用的是上好的掐丝工艺,镶的是东海产的红珊瑚,可是稀罕玩意!”

“多少钱?说——”

“需得五百文铜钱。”

“什么?抢钱呢?”如烟吃惊道,“二百文行不行!”

“成交!”像是怕如烟反悔,小贩忙不迭迟地把那发簪包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宁良瞬间脑门冒出黑线,这是被当做冤大头宰了啊。

“哎呀公子,不要买了。”如烟也看出了这里面的门道,明白这发簪不值这些钱,“咱们还是走吧,我忽然又不喜欢这簪子了。”

小贩一听这话,哪里乐意,“啊?别不要啊姑娘,实在不行我再便宜一点?一百八十文?一百五十文?”见如烟依旧不为所动,一拍大腿,“这样,一百文!就当是我今天开张了!”

如烟不着痕迹地递了个颜色,宁良自然是心领神会,“好,一百文,本公子就勉强收了吧!谁让我家美人喜欢呢!”一副纨绔公子哥的嘴脸,引得如烟捂着嘴“吃吃”笑个不停。

这一笑,百媚千娇,竟是让那小贩一阵恍惚。

同样恍惚的,还有街对面带着几个小厮闲逛的,一个真纨绔。

纨绔名唤朱子钰,郃阳县的铁匠铺,五成都是他家的产业。

朱家是郃阳有名的大户。因其父亲与朝中将领相识,朱家每年光是接朝廷兵器的订单都接到手软,更别提每年偷偷走私给北汉和契丹的铁器,更是让朱家赚得盆满钵满。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