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二十二章 打的还是轻啊

第二十二章 打的还是轻啊(1 / 2)

打了人的宁良,拉着柳如烟快步走回铁匠铺。

取了东西,忙上了驴车让车夫抓紧出城回白府。

虽然宁良并不怕那所谓“朱家”,但能避免麻烦还是尽量避免。心中暗想自己十年练功,虽然每天被大师兄叫起早课都不情不愿,但终究是没有白费功夫。

车厢内的如烟,手一直紧紧挽着宁良的胳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宁良,满是爱意。甚至让宁良都有点不寒而栗,怎么说呢?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女妖精盯着唐僧一样。

“呃……我脸上,有什么吗?”

如烟娇羞地把头埋进宁良的怀里,轻声细语道:“公子,公子可会抛弃如烟?”

“啊?怎么会,如烟这么漂亮……妩媚动人……美若天仙……”没有什么撩妹经验的宁良胡乱凑着词汇。

“公子莫非就只看如烟的相貌?假若有一天如烟人老珠黄,公子岂不是就不喜欢如烟了。”微嗔的如烟抱着宁良的手更紧了一些,两团波涛汹涌的柔软紧贴着胳膊,一时间宁良竟有些心猿意马。

宁良心说当然还有身材,啊呸,当然还有性格、才华什么。嘴上却说道:“如烟你切莫这样说,我岂是这样始乱终弃之人?”

“如烟,我喜欢你的温柔似水,我喜欢你站在我身后为我驱赶蚊虫,红袖添香,我喜欢你看我的眼神。”

宁良说的是真心话,自打来到这个世界,母亲宣懿皇后符氏和自己的母子情,师父韩通、陈抟和自己的师生情,韩托、白福敬和自己的兄弟情,都让自己对这个世界有了牵挂和依恋。但兄弟生离,母亲死别,师父一位捍卫忠义而捐躯,一位逍遥居于远山……身边人,除了白福敬,便唯有柳如烟,让孤寂落寞的宁良,像是在干涸的沙漠中,遇到了一汪清泉。

从一开始的怜惜,到朝夕相伴感受到她的温柔似水,都让宁良怦然心动。红袖添香,佳人相伴,夫复何求!

“公子说的可是真心话?”

“自然是真心话。如烟,他日我安顿下来,定然会给你一个名分!”说话间眼睛直直盯着如烟,那眼神中的真挚让如烟一下子沦陷。

宁良说到了柳如烟的内心深处,这个年代的女子,“名分”二字自然是比什么都重要。之前如烟生怕宁良嫌弃自己的身份,一直惴惴不安,听宁良这样说,顿时心中包袱放下了一大半,抱着宁良的手抓的更紧了。胸前两团更是挤在宁良腰间,一时间车厢内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和暧昧。

强压欲火,宁良沉声道:“情多无语,水深无声。如烟,我定不负你!”

一回到白府,宁良让如烟自己回去休息,带了几个家丁,还有一应物事来到放置羊皮袋子的地方。因宁良之前交代过,这里搭起了草棚,怕太阳暴晒引起瓦斯爆炸。

拿出上午在城里铁匠铺做的物件,那是宁良依照后世点火喷枪样式设计的,铁匠的手艺还不错,虽然只是个简易的弯曲状的铁管,加上一个灭火用的铁制活塞作为阀门,但对于当下的技术,已经是很先进了。拿回来以后,又在上面加装了一个隔热的木制握把。

宁良迫不及待地将喷火嘴和一个充满瓦斯的羊皮袋子组合在一起,用牛皮筋扎进接口,拿出火镰打火,“呼”的一声,火焰便从喷火嘴中冒了出来。宁良激动的表情溢于言表,但刚十几个瞬息,火苗却灭了。

思考半天,想到可能是压力不够,便命人用手缓缓挤压着羊皮袋子,再次点火,果然,这次火焰燃烧的时间更长了,只是一袋子的瓦斯,只燃烧了不到两刻钟,便烧完了。

一心想搞瓦斯利用的宁良,想到了一个不用人力挤压的解决方案,拿了一袋新的瓦斯安上喷火嘴,又命人找来一块木门板放在在上面,再用大石头压在门板上。点火,火焰“呼呼”作响,稳定地喷涌而出。

一旁的家丁们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白福敬听说了也从家里出来,站在一旁看热闹。见宁良拿着不知名的铁管一顿操作,竟然弄出火焰来,一时间大伙议论纷纷,宁良“小神仙”的名号,更是坐实了。

搞出了简易的“燃气袋”,并且成功点火,宁良这才心满意地点点头。

见到一旁的白福敬,“白大哥!你看我弄这玩意怎么样?”

“神奇,神奇!”白福敬由衷赞叹,“不过公子,这个东西叫什么?又有什么用途呢?”

“哈哈哈!白大哥,郃阳城里是不是有很多的铁匠铺?”

“没错!铁匠铺所用煤炭,基本上都是从咱们的煤矿出的。”

“冶炼钢铁,火焰的温度是不是很重要?”

“那是自然。他们之所以用咱们矿上的煤炭,不光是因为离得近,最重要的是咱们的煤炭质量好,火焰温度高。”

“嘿嘿!那还不是白大哥勘探煤矿的技术高明!”

“公子谬赞了。但说这东西,公子打算作何用途?”

“这东西燃烧的温度,相比煤炭要高出不少呢!?”

白福敬一下子想出了这其中的关键,如果将这些装满“毒气”的羊皮袋子卖给铁匠铺,除了可以解决矿上的“毒气”问题,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一时间对宁良的钦佩,又增加了几分。

“公子,此物,可有名号?”

宁良略一思考,“不如就管这个东西叫:祝融袋!”

“祝融袋……火神祝融之袋。好名字!好名字!”

谈话间,一个家丁慌慌张张跑来:“老爷,宁公子!不好了!朱家,朱家的人,找上门了!”

白福敬自然早已听说县城发生的事情,朱家人在郃阳势力大,眼线多,找过来是迟早的事,“慌什么?来就来了,还怕他不成?朱家来的是何人?”

“是朱府的大管家朱福,说是要……说是要……”家丁一边说一边拿余光瞥向宁良。

“别吞吞吐吐的,要干什么?”

“说是要咱们交出宁公子,否则……否则要咱们好看……”

“哼,我倒要看看,他朱福想让我怎么‘好看’!?公子,您暂且回厢房休息,我去会会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宁良也知道该来的迟早要来,向着白福敬拱拱手,“给白大哥添麻烦了!人是我打的,我自己去会那朱福就行。”

“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那朱子钰当街调戏如烟姑娘,着实该打。那管家朱福前来白府找茬,我岂能让公子前去受辱?”

“白大哥,你我也别推辞了,一同前往!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一句“一起面对”,瞬间击中白福敬内心的柔软。这个时代,虽然讲的是忠孝节义,但人与人之间或为主仆,或为利益伙伴。白福敬原本是奔着报恩的想法,想要为宁良效忠。但宁良一口一个“白大哥”,本就让他感到愧不敢当,也只当是宁良拉拢人心的手段,但这句“一起面对”,登时让白福敬心中有些热血沸腾。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