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二十五章 釜底抽薪

第二十五章 釜底抽薪(1 / 2)

最可怕的敌人,永远是背叛了的自己人。

正如终结大周的,不是契丹,不是北汉,而是世宗皇帝信赖有加的托孤重臣,赵匡胤。

而如今谋夺朱家家产的人,一个是朱老爷子的亲弟弟,一个是朱老爷子最信赖的执事之一。

趁火打劫,釜底抽薪,其心可诛。

“如果不信,我们可以请官府的仵作来为老爷验尸。”赵六声音平缓,但却藏不住话语里的阴毒,“哼哼。如果验明老爷不能人道,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必要的话,可以请县令大人出面,看他会不会判你们一个谋夺家产的罪名。”

从小娇生惯养的朱子钰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野种”两个字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戳在他的心头,嘴上喃喃念着“这不可能”,瘫软在地上。黄夫人见状深深叹了口气,脸色苍白不再言语。

朱福面色阴沉得可怕,沉默了有十几个呼吸,缓缓走到朱二爷面前,用仅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朱家的产业,您和少爷一半一半,如何?毕竟,大多数生意往来,还都需要我来打理。如果全部交给您,恐怕好多关系网络都会断掉了。”当然,角落里的宁良也听到了。

朱二爷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朱福,“我能要全部,为什么只要一半?!”

“二爷,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

“哈哈!饶人?我凭什么饶你?不是,我说你为什么帮那野种说话?难不成那野种真是你的儿子?”朱二爷声音提的很高,灵堂内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赵六也忍不住凑热闹:“我早就觉得你朱福跟黄蓉那贱人走得近,看来你们早就搞到一起去了。哼哼!老子当年就知道老朱头不行,想跟慰剂一下她那寂寞的心,谁知道这贱人竟然不领情,还差点咬断老子的舌头……”

听闻这话,黄夫人脸上羞怒交加。

朱福虽然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但脸上的肥肉还是忍不住抖了抖。他当然记着那件事,只是隐忍得太久了,自己都快忘了。如今被这赵六当众提起,不由得怒火中烧。

“既然你们想要全部——”

“怎么?怕了?怕了就收拾东西带着野种和贱人滚蛋!爷我今天高兴,再赏你们两三吊钱路上花!哈哈哈哈……”朱二爷笑的很灿烂,仿佛自己已经掌管了朱家全部资产,俨然一副暴发户的嘴脸,“哈哈哈哈……啊——”

一声惨叫,陡然生边,一把匕首转瞬刺入了朱二爷的胸口。

朱二爷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匕首的主人——朱福。想要说什么,张张嘴却被从胸腔里奔涌而出的鲜血充满了口腔,眼看是活不成了。

朱福阴声喊道:“动手!杀无赦!”

话音未落,刚刚还在对峙的护卫们,齐刷刷丢掉手中的棍棒,从腰间或袖中掏出匕首、短刀,捅向自己对面朱二爷带来的地痞无赖们。

一时间,惨叫声连连响起,朱二爷带来的人纷纷倒在血泊中。转瞬之间,站在灵堂的中的,除了朱福和一干护院,就只剩下赵六,还有角落里的宁良和白福敬。

赵六眼看情势不对,转身要逃。朱福那肥硕的身躯却忽然变得灵活起来,一个箭步悦到赵六身后,也不说话,手起刀落,匕首便从赵六后胸捅入,死尸倒地。

也就是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现在这里,与其说是朱老爷子的灵堂,不如说是修罗场。赵六、朱二爷还有他带来的人,一个不拉,全部死在当场。

角落里的宁良一脸凝重。虽然今天是奔着看戏来的,但自己预料到的,顶多只是家产纷争之类。而如今十几人死在当场,朱福及这些护院出手之狠辣,是他所料未及的。更重要的是,朱福及众护院出手的身法,隐约让他觉得熟悉——好像是自己的师兄火龙真人演示过,讲解过,但究竟是什么来头,宁良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白福敬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虽然当初在阳武县,他曾被人追杀,虽然自己当年一路逃亡也见过无数死人的场景,但如今天这样——十几个呼吸间,十几具死尸倒地,鲜血就在自己眼前流淌,这还是头一次——甚至还有未断气的人嘴里冒着血沫子,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像是在说:“救我!救救我!”

这些人哪里是什么护院,简直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白福敬捂着嘴想吐又生生止住了,因为他看到灵堂中伫立的众人,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和宁良的方向。

“本来和你们没有关系的。”朱福阴测测地开口,“但谁让你们运气不好撞上了呢?对不住了,白爷,宁公子。你们今日,走不了了。”

白福敬当然知道朱福口中的“走不了”是什么意思,先是生生把快要吐出来的东西咽回去,看向了身侧的宁良。见宁良没有什么表示,只得硬着头皮说:“哼,你待如何?杀我们吗?可要是杀了我们,白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哈!”朱福大笑道,“你当我是傻子吗?会告诉白家人是我杀了你们?我就不能说是白二爷和赵六杀了你们,然后我杀了他俩位你们报仇的?”

“你——你——你……”

“你什么你?”朱福脸上露出阴毒之色,“来人,把这两人都杀了。

“且慢!”“住手!”两声呼喊几乎同时响起。

一声是宁良,一声却是来自屋外。

宁良猛地一震。那人发声之前,自己甚至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要知道自己在华山学艺十年,虽然武功学习只算得上马马虎虎,还天天被大师兄骂,但是对付一般的江湖人士、豪强侠客,定然是绰绰有余。

如果是对付眼前这些护院以及朱福,虽然人数众多,且各个身手还不不错,但宁良还是有足够的自信。虽然不见得能够统统杀掉,但是从这十几号人中带着白福敬逃脱,宁良还是有足够的自信的。

但是那人,太可怕了。那人一袭黑衣,缓缓走进灵堂来,宁良从那人身上感受到一股重重的威压。

这种威压,自己只从师兄火龙真人的身上感受到过。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深受不亚于火龙真人的高手。

而自己的师父陈抟的境界,已经让你感受不到他的可怕。不出手的时候,你只会觉得他是隔壁村的一个老头——只是养生有方,仙气飘飘。

“朱福。带着你的人,撤!”黑衣人开口道。

“啊?”朱福一脸的疑惑,“撤到哪里?那朱家怎么办?”

“这是主上的意思。”黑衣人面无表情地说,“怎么?你有什么质疑的吗?”

朱福略一迟疑,马上拱手行礼,“不敢。只是朱家我经营了三十多年,好不容易把那老不死的耗死了,现如今一个‘撤’字就放弃了?朱家的家业怎么办?主上要的铁器怎么办?”

“主上自有安排。”黑衣人目光盯着一直没有开口的宁良和白福敬,“你当着这两个外人的面说这些,难道不知道泄密,是死罪吗?你们先撤,自然有人接应你们。”

朱福脸上略过一抹冷笑,“依照莫昆大人的手段,这两人难不成还会活着走出这间屋子吗?既然主上有安排,我等先行撤退。”说罢,白福敬很快带着黄夫人和朱子钰以及众护院退出灵堂。

宁良看了一眼白福敬,示意他退到自己身后。

宁良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