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三十二章 洛阳危机

第三十二章 洛阳危机(1 / 2)

纷飞的大雪遮掩了一切踪迹。

饶是丁隐这样的追踪高手,在这样的天气下都束手无策。包括韩托——在军中也曾是做斥候的一把好手,在这样的雪天里也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

五人只是凭着两侧的树木来判断道路位置,加上大风,很快速度便慢了下来。

临近傍晚,终于是赶到了洛阳城郊。

前面是一片无名村落。

大雪已经没到马匹的膝盖,还在不停的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走在最前面的丁隐,胯下的马忽然莫名地前蹄腾空嘶吼起来,险些将丁隐掀翻在地。

丁隐暗叫一声“不妙”,翻身下马。动物是比人的感知要敏锐一些的,因此丁隐飞身下马,仔细查探蛛丝马迹,想要弄清楚马匹因何受惊。随即他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神情有些紧张,弓着身子环顾四周。

其他四人也纷纷下马,大雪瞬间没到众人的膝盖。

穆琳将箭搭上了弩机,警惕地看着周围;刀疤李取下腰间的瓜锤,身子微弓做出战斗姿态;韩托则拔出了横刀,隐隐护在宁良身前;宁良则是右手持剑,左手捏了三枚银针。

宁良手中的剑,乃朱老爷子相赠。朱老爷子亲自监工,王忠亲手所制,用的是精选的铁矿,使用焦炭炼制,又经由月余的反复捶打、磨砺,终成宝剑。

剑长三尺三寸,剑身因光线的折射,可以看到因反复折叠锻打而形成的,独一无二的花纹——此曰“百炼钢”。剑鞘用黑檀木制成,鞘口、护环等皆用黑铁制成,没有过多复杂的图案,和整个剑鞘浑然一体。

此剑,在风雪中泛着寒光。

此剑,可吹毛断发,又可破甲而不卷刃。

此剑,宁良起名曰“湛卢”。

“湛卢”,本是春秋时期铸剑名匠欧冶子所铸名剑之名。“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传说中的湛卢剑是一把仁道之剑,会择仁者侍之。

宁良给此剑如此命名,一来意在夸赞朱老爷子和王忠的手艺,二来是为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做一个仁者,虽然进来发生的很多事,逼着他杀人,惹得他暴怒。

“大家小心!”丁隐低声道,“我闻到有血腥味。”

说着,丁隐的身子弓得更深,恨不得将头埋入齐膝的大雪中。

宁良的目光聚焦在了不远处,村头一棵落尽了叶子的老槐树下,似乎在冒着极其微弱的热气,如果不是宁良这样目光敏锐之人,几乎是很难发现。

丁隐也闻到了血腥味的来源,目光盯向了那棵老槐树。

两人对视一眼。

“大家小心,不要轻举妄动。我先去看看!”说着,宁良纵深一跃,来到那棵树下。

树下有个雪窝,雪窝里躺着一个人,背上插着数支羽箭。羽箭周围的血迹还未干涸,显然是中箭不久。宁良缓缓将那人扶起,看向了那人的脸庞,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那人,正是史泰。

那几支射入史泰身体的箭并不深,也并不致命。史泰还有一丝气息在,但是显然,也已经是危在旦夕——那些羽箭,有毒。史泰身上的血迹,红里透着黑。

宁良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了什么,扯破了喉咙嘶喊:“卧倒,有埋伏!”

像是回应宁良的嘶喊,十数支羽箭呼啸着,从不同的方向射来。

五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俯卧在地,纷纷避开射来的羽箭。唯有刀疤李,因为躲闪不及,肩膀中了一箭。

“跑——往村子里跑——”宁良大声道。

马儿早被惊得四散而逃,借着马儿遮挡身形,丁隐几个跃布,纵身钻入村子,趴在村口以破落的一段残墙遮挡身体,焦急地看着众人。

穆琳脸色依旧冷峻,躺卧在雪地里,拿着弩机瞄着远处一棵大树,扳动悬刀,一个白色的身影应声落地。随即起身飞奔几步,听到羽箭声响起,便再次躺倒,寻机对着看到了的目标射击,皆不中。但可压制着对方躲闪,延缓对方射箭的速度。如是者四五次,总算也隐入村子的残墙后。

韩托则一个箭步跃到老槐树下,挡在宁良身前。气得宁良大骂:“都什么时候了,你挡我面前干什么!?快带史泰走!”韩托犹豫了一下,背起史泰朝着村子跃去。

而刀疤李,肩膀中了那一箭射入的并不深,但是明显箭上有毒,一时间昏昏沉沉,竟是无法起身。

那十数名隐在暗处的杀手,浑身上下穿着皆是白色,有隐在树上,有伏于雪地里,有躲在巨石之后……风雪声大,离得又不近,亦或者是这帮杀手隐匿功夫了得,起先五人竟无一人发觉他们的存在。

想来史泰遭遇伏击时间也不会太长,但见宁良他们到来,杀手便没有再继续对史泰下手。反而是以史泰为诱饵,将宁良等人引入早已布好的埋伏圈。如今这些杀手也不近身相搏,依旧隐在暗处,朝着踏入伏击圈的五人射箭。

见刀疤李迟迟没有动静,宁良暗叫一声“坏了”,瞅准时机飞快跃到刀疤李处。眼看刀疤李已经开始神志不清,宁良忙用银针帮其封住主要血脉,又将一枚解毒丹药塞入其口中。宁良想要试着拖动刀疤李,奈何躺在雪窝里使不上力气,加上刀疤李的体重实在是太重,只得就这么伏在地上,警惕地巡视周边杀手的位置。

杀手见另外几人均已逃入村子,便缓缓向着宁良和刀疤李所在位置挪去。

“呜——”破空声响起,一个露头的杀手被穆琳的弩箭射杀。

众杀手终于不敢再轻举妄动。

场面一度十分诡异。宁良和刀疤李就卧在一大片空地中央的雪窝里;杀手潜伏在暗处持弓对着他们,但又无法判断位置射箭,更不敢露头;韩托脚下躺着史泰,身边是穆琳和丁隐,而穆琳的弩就架在残墙后,随时要给敢于露头的杀手致命一击。

对峙。

安静到可怕的对峙。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和雪落在地上“沙沙”的摩擦声。

约摸过了半刻钟,宁良的丹药效果渐渐显现出来,刀疤李的意识逐渐清醒起来。

“你还好吗?”宁良问道。

刀疤李点点头,但是目光中全然没有平日里的神采,显然,余毒未清,并未恢复巅峰状态。

“往那边撤。”宁良指了指残墙,“我掩护。”

生死存亡之时,容不得客套推辞。刀疤李强打起精神,朝着残墙奔去。

数支羽箭不出预料的射来。

宁良纵身跃起,湛卢剑瞬间磕开那几支羽箭。穆琳的弩箭也已然再次射出,只是这次,没有射中目标——那人轻松地躲开了。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