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生错了年代(1 / 2)

吴家祖传的这门“铁掌功”,看起来和似乎“铁砂掌”差不多,不但在练习时一样要用到铁砂淬炼,而且出手时走的也是刚猛的路子。从这一点上讲,吴家的这一门铁掌功夫其实也算是铁砂掌众多流派中的一支,但不同的是吴家的功夫在外练筋骨皮的同时,一样是要讲究内练一口气的。

而且随着功夫日深,他们对呼吸吐纳和意守观想的重视程度就越深,在练习的时候,手搓铁砂外练,口鼻吞吐内练,同时还要配合精神内守,求的就是个精气神三宝始终如一。

所以,这时候吴奇在早上晨练,渐入佳境的一刻,整个人的心神就都已经向内收敛,仿佛渐渐已经对身外的一切全都没有了任何感觉,只是口鼻翕张,带动胸腹不断起伏,两只手时而抓着铁砂狠狠搓动,时而变化手势,或掌或指,抓拿拍洗。

一时间,就只听到房间之中哗啦啦铁砂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初时落入耳中还好像雨打芭蕉,又似铁锅炒豆,然后紧跟着就声音一变,剧烈的金铁碰撞声顿时连成一片,越来越急。到后来简直就像是铁板铜琶,轮指急旋,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了。噪音声一下子不知道传出去多远。

但好在,这时候外面的雨还没有停,哗哗的雨声充斥天地,倒也替他遮掩了不少。也不至于因为扰民,被人投诉。

而如此这般,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吴奇整个人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都已经变得一片通红,脑袋顶上甚至隐隐见到了丝丝水气,吴奇这才慢慢停下手,在一阵又深又长的呼吸中安静了下来。然后,他站在原地,放松身体,一边有节奏的屈伸双手十指,一边也将口鼻中的气息调养的悠长细微,直到他脸上身上皮肤的颜色缓缓恢复了正常模样时,他这时才又在箱子里拿出另外一个白瓷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种琥珀色的液体,开始仔细的擦手。

这也是药,专门用来在收功后按摩双手,滋养骨骼和筋络韧带的特制药酒。没有这东西收尾,因为练功膨胀的血肉和骨骼就不能返本归源,得不到深入的滋养。久而久之,这一双手肯定就要废掉了。虽然主材只是前面用的药油的边角料,但关键泡药的酒难得,据说方子是很久以前从蒙古的一座很有名的喇嘛庙里得到的,而因为这个,老吴家当年可是死了不少人。

所以,这玩意别说外传,就是要用,这一代也只有吴奇一个人能用。剩下的那些老爷子的徒子徒孙们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想要也没有。

一点点把药酒全都揉进了皮肤下面,吴奇也不休息,直接拿起一旁放在床上的手机,打开了里面一个加密文件。里面是一本手抄版影印的拳谱,书页发黄,一看就应该是那种十分古老的文献。封皮上用朱砂写着四个鲜红的大字《铁掌述真》,下面的落款不是人名,只有一团像是燃烧着的火焰的图案。

这就是吴家铁掌功的秘本了,从前到后虽然只有寥寥三十几页,但里面记录的东西却都是从不外传的隐秘。不但以专门的秘语记载了各种功效的药物秘方,炮制手法,讲究忌讳,而且还有大量的图形绘制。虽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东西了,但这些图形都是画的形神皆备,再配以旁边言简意赅的注解文字,给人的感觉就越发显得古朴厚重。

吴奇现在看的就是这些图形和注解。几百年前的人,他们的书写习惯和描述方式当然和现在有很多的不同,尤其是像拳谱这种东西,为了保密,里面的内容不光是用上了外人绝不可能知道的秘语,而且就连后面的图形和注解也是真真假假,虚实相生。不是错了页数,就是乱了字行,外人如果没有老吴家口口相传的一套辨识“密码”,这玩意其实就算给别人看,也绝对看不明白。

因此,吴奇这才敢在出门的时候,把这东西随身拷贝在自己的手机里一份,好随时查看,时时揣摩。

并且,这本《铁掌述真》上面的内容,明面上的很多东西其实记录的也和铁砂掌的练法差不多,大同小异。而铁砂掌这门外家功夫,在武术中本来也不算什么特别高明的本事,就算练成之后,威力不小,可想练成那可是真正的苦功夫。加上流派众多,许多拳法中都有相关的练法,因此也就越发显得没有那么重要。

就算有人拿了吴奇的手机,看到了,十有八九也不会当回事的。

“我们老吴家的那位老祖宗,当初在写这本拳谱的时候,可真是下了心思了。谁能想到他会把铁掌功分成了三个部分来记录呢?没有口传心授,功夫练到一定地步的,连这本书都看不明白,只能当成普通的铁砂掌来练。”

“但是,我估计他老人家万万也想不到,到了现在这年月,功夫这东西已经没落至此了吧!像我练了这么多年,甚至连真正实战的机会都没有。唯一的一次,貌似还是在做梦,真假都不知道,最后也死了……。”

最新小说: 开局担任天机阁主 盘龙之我成了德林柯沃特 我家师尊是个坑 仙魔星坠 林平安 三元合一,有我无敌 辉月精灵王 洪荒之我能炼化万物 从斗罗开始核平诸天 绝世唐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