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阴鬼(1 / 2)

鬼神之事虽然号称自古有之,但时至今日以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大多也只能是在一些文献资料,志怪传奇之类的东西中才能看到了。要说是有多相信,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

甚至就算有人言之凿凿的确信鬼神就是真实存在的,但要说他真的亲眼见到过,接触过,那估计也不会有多好人去真心相信的。

毕竟,这年月长久以来人们接受的教育就是唯物主义,就是无神论,宗教信仰虽然可以自由,但迷信的东西可是一直都要被打倒破除的。

就好像吴奇,他其实就对这些神神鬼鬼的存在并不陌生,不但平常就经常听家里的老爷子常常说起这方面的事情,也把过去走江湖中碰到的许多诡秘往事当成故事讲给他听,而且甚至就连在他家传的那一册《铁掌述真》里也记载了不少令他费解,玄之又玄的东西。

可知道了,却并不等于相信啊!文字记载和口口相传的故事里的鬼怪妖魔,毕竟是距离现实太过遥远了,除非有朝一日能让他自己亲眼见到,真的接触了,那他心里自然就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了。

于是,这一天就在吴奇到达吴城的第一天晚上,很快的就来临了。

眼见着那团黑气朝前一扑,自他踢起的两张矮椅中一掠而过,瞬间就化作了无数的木屑冰碴,吴奇心中即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碰到的就是那传说之中的鬼怪之物,但却也明白这黑气的威力当真不可小觑。

就算看起来只是一团气,可真要被这玩意迎头扑在身上,只怕自己这具身子也难以经受的住!

关键是他对这东西的了解还只停留在故事和传闻之中,如今平生第一次见到碰到,任凭他的武功有如何高明,却也免不了要束手束脚,不知道从何着手才对。

而这时,蒙古包中早已是寒气逼人,宛如从盛夏的三伏天一下过度了数九寒天,那团黑气盯紧了吴奇,死咬不放,刚一粉碎了两把椅子,去势却仍旧不减。追在吴奇身后,就像是一片乌云漫卷,瞬间就侵占了大半个帐篷内部的空间。

刺骨的寒意弥漫开来,吴奇身子突然向下一伏,呜!的一声怪响,黑气擦着他的脊背飞过,虽然没有真的碰到他的皮肉,但是那一股子的阴冷的气息,却仿佛是跗骨之蛆一般,沾衣入体。

隔着一层衣服,就使得他的整个后背几乎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在这种任何常识都无法解释的诡异面前,饶是吴奇这种练了十几年功夫的人,一时间也没了丝毫主意。

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动躲闪和避让!

不过,接连数次扑击之下,居然都没能奈何得了吴奇,这团黑气似乎也感到了对手的棘手之处。是以,这一次扑在空处之后,它居然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立刻就继续衔尾追杀。

反倒是,凌空一转面对着吴奇的方向,微微停了一下,黑气弥漫中,似乎里面有个若有若无的小小身影正在盯着吴奇,仔细的打量着。

但就也在这时候,吴奇眼疾手快,竟是一抖手就把身旁挂在帐篷上的一张壁画也似的唐卡给拽了下来。然后他人往前窜,大半个被单那么大的一张唐卡顿时被他抛洒渔网一样,凭空落了下来,一家伙就把那团黑气给裹在了里面。

随后,他更是毫不迟疑,一把就抄起了之前马千军喝剩下的大半瓶高度白酒,两手一合,酒瓶子顿时粉粉碎,连带着里面的酒水便全都浇在了唐卡上。

下一刻,火光轰的一下爆燃起来!

马千军喝酒抽烟的习惯,也不全都是坏处,至少在这种情形下,也给吴奇提供了足够的便利。

一个典藏版的zippo打火机,半瓶闷倒驴的高度白酒,再加上一副马鬃绕线的蒙古族唐卡,这三样东西放在一块儿一烧,那火焰几乎眨眼间就彻底烧了起来。

都说火是烈阳,鬼怪那是阴物,那当两者碰到一起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

吴奇本能的采用了火攻,但那团黑气却仿佛是被激怒了一样,漫天寒气顿时向内一收,随后熊熊燃烧着的唐卡就突然灭了火。

就仿佛是一根风中残烛,黑气只往外一扑,呜!呜!怪叫,偌大的一张唐卡壁画就被顷刻间熄灭,冻结,破碎成了无数细小的颗粒。

“我靠,我才出去几分钟啊,你这边什么情况啊,大熊?”

黑气飞腾变化,如饿狼捕猎,就只认定了吴奇,似乎就是为了要他的命。吴奇则在帐篷里面闪展腾挪,用尽了自己一切的小巧手段,但不管他怎么避让,这一团黑气都紧随其后,而且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沿途之中不管有什么阻碍,只需往上一扑,所有的东西就全都被冻住,宛如冰封万物,属实是可怕的很!

但就在这时候,刚刚出去没多久的马千军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在半路就转了回来!人还在帐篷外,远远就听到了他的大呼小叫。

最新小说: 开局担任天机阁主 盘龙之我成了德林柯沃特 我家师尊是个坑 仙魔星坠 林平安 三元合一,有我无敌 辉月精灵王 洪荒之我能炼化万物 从斗罗开始核平诸天 绝世唐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