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颂帕善(1 / 2)

吴奇也没有想到,这个泰谷拳馆居然实行的还是会员制,并不对外招收学员,简直就像是一个打着武馆和拳馆名号的商业会所。

不过,这种经营拳馆的模式虽然少见,但也并不奇怪。所以,被眼前这个保安一说,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毕他这次来的目的,虽然是要找那个颂帕善,可不管怎么样也得先确定人是不是在这里,然后再说别的。总不能,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就直接打上门去了!

毕竟,光天化日的,这里又是人来人往,是人流密集的场所,真要再因为这点还没有确认的事就闹的不可开交,那也真是个麻烦。而且非常的得不偿失。

因此,吴奇心里也只是稍稍一思量,就打定了注意,准备找个地方在手机上先好好查查这个泰谷拳馆,然后再直接上去找人就是了。

城市方舟大厦的这些保安,一个个明显都是经过非常专业的训练的,碰到他这种站在门口久而不进的人,不引起注意才怪。而一旦引起他们的关注,至少在这时候他再要想进去,就要浪费许多口舌了。

这也是吴奇很不愿意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的理由之一。

不过,他这里刚一回头转身要走,突然就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了过来。

“嗯,这不是那个杏林堂的那个?那个师容么……。”

吴奇的目光敏锐,眼神一动。在一眼看到来人的同时,就认出了这个人是谁。

身为国药杏林堂的大小姐,师容虽然现在还是个学生,还没有毕业,但她在校外的打扮却一直都显得很职业。所以,尽管她年纪只有二十出头,但在她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气质,却是很有一种当下时代精英女性的味道。

尤其是今天她穿了一身精致的OL套装,上身白色的小衬衣,搭配着刚好没到膝盖的纯色半身短裙,露出下面两条白皙笔直的小腿。再加上一双鹿皮的高跟凉鞋,脖颈上若隐若现的珍珠项链,扎起来的马尾辫,配合上她原本就显得十分大气深邃的五官,就越发让人感到了她的时尚简洁与大方得体。

“嗨,吴奇!你怎么在这里?”

双方迎面而来,几乎碰个正着。师容在看到吴奇的一瞬间,似乎也愣了一下,然后就脚下一转走过来,和他很有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

吴奇也抬手示意了一下,笑了笑道:“听说这里有个拳馆,本来想去见识一下。没想到还是个会员制的,不接待外客,所以,正打算走呢!”

“你呢,你来干什么?”

“哦,我家就在这里啊。另外,杏林堂在吴城的分公司办公室也在这上面。”

师容笑着站住脚步,“你说的那个拳馆,是那家泰拳馆吧?我知道那家,他家包下了整个十八层,平时的确是不对外开放的。不过,你要真有事,可以跟我一起上去。我可是他家的会员呢!”

“十八层?这些泰国人,真是一点忌讳都没有啊。”吴奇闻言,愣了一下。

在国内很多人选楼层都是有忌讳和讲究的,什么七上八下,四层和十四层,十三层和十八层,反正是近十几二十年来,种种说法已经深入人心。虽然这都不一定是真的,但说法一旦流行起来,不管真假,人的心里肯定就会有想法了。

尤其是十八这个数字,本来谐音是“发”,寓意不错,可一旦和传统文化里的十八层地狱联系起来,那就实在有些让人倒胃口了。

不过,这东西原本也是因人而异,地方不同自然讲究也不同。吴奇这么说,也只是随口开了个玩笑,好让与师容之间的气氛轻松一点。

他和师容虽然认识了,但算上这一次前后也只不过见了三次面而已。既算不上朋友,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是以彼此间当然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几句话过后,就没啥可说了。

“哦,对了,我看你也不像是这个圈子的人。怎么还成了那家拳馆的会员了?”

吴奇目光如炬,从第一面开始,就知道师容是没有真正练过功夫的。就算会点,顶多也是强身健体那一类的养生拳。那和泰拳的练法完全是两码事。

“还不是青霄了,当初她练跆拳道,又觉得泰拳凶狠,认为两种功夫之间可以互相弥补,所以就跑来在这里办了个会员,又把我拉了进来。不过,我最多也就是有时间的时候,陪她来练习,我是从来不会练这个的。”

师容表示自己也很无奈。不过,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她和赵青霄之间的感情的确很好。做什么都要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

吴奇点点头忽然就想起来,当时赵青霄和他动手时的那一脚,提膝高踢,虽然用的是跆拳道的技法,但其凶狠的程度却明显有几分泰拳腿法的影子。

“泰拳太激烈了,的确不怎么适合你这种女孩子。要锻炼身体大把的现代体育运动更好,何况你们杏林堂肯定也不缺真正的五禽戏和八段锦之类的养生功,那玩意才是延年益寿的好东西。”

师容点点头:“的确,我从小就和爷爷练习养生八段锦,身体也一直很好啊。”

“噢,对了!你不是要上去么?我可以现在就给他们前台打个电话,说明你的来意,看看他们想不想接待你。我就是个普通会员,别的忙也帮不了你,但是帮你问一下还是可以的。所以……,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吴奇的眼神微微一动,说道:“那感情好了!我来这里其实就是想找个人,你打电话时就说有个姓吴的人要找颂帕善。如果他在,前台应该会消息反馈回来的。”

“颂帕善?这个名字有点怪啊,是个泰国人吧?”

师容看了一眼吴奇,不知为何就觉得面前这个少年在说到这个人的名字时,语气似乎就有点古怪。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两个人虽然还不算太熟,但像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儿,她也不介意帮一下的。更何况,她的确也是对吴奇有点好奇心。

当初,吴奇给赵青霄退宫过血,用的药油里可是有虎骨的。只这一味药现在在国内就几乎已经在市面上绝迹了。

师家的杏林堂虽然家大业大,可就算是有这东西,也都是存放了几十年的老料了。药效散失多少不说,关键还少。师容虽然不知道,吴奇手中药油到底从哪来的,但这也并不妨碍她想要结交一下的心思。

所以,她办事也利索,当着吴奇的面,直接就掏出手机,在电话薄里找到泰谷拳馆的电话,就拨通了过去。

然后,那边电话第一时间被接起来,师容把吴奇的来意说明,几句话的功夫,就听到电话那边有个女声在朝什么人用泰语说着什么。

不一会儿,电话那头儿就传来了一个语音古怪的男人声音。

“喂,你好,师小姐!你是说楼下有个人要找颂帕善,是么?”

“哦,是的。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姓吴,但是他不知道你们拳馆是会员制的,平时不对外开放交流,所以被楼下的保安拦住了。正好我碰到,也认识,就先打个电话来确认一下。拳馆里,有没有这个人?如果没有,我就让他回去了。”

“他说他要找颂帕善是有什么事么?师小姐。”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大,但却依旧没有瞒过吴奇的耳朵。

最新小说: 开局担任天机阁主 盘龙之我成了德林柯沃特 我家师尊是个坑 仙魔星坠 林平安 三元合一,有我无敌 辉月精灵王 洪荒之我能炼化万物 从斗罗开始核平诸天 绝世唐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