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修真 >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 第六十二章 竹筒倒豆子

第六十二章 竹筒倒豆子(1 / 2)

“哎呀,舌尖血。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呢。怪不得一下就破了我的法!练武之人,气血本来就比一般人雄厚的多,再一口舌尖血喷出来,一点纯阳汇聚之下,可不就是最能破除这世间阴法么!!”

颂帕善两眼上翻,露出里面大片的眼白,整个人瞬间就呆住了。然后,又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在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中,回过了神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还是童子身吧?”

颂帕善此时整个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吴奇身上,问的这句话也是言辞恳切,双目炯炯,直勾勾的盯着吴奇的眼睛。简直迫切之极。

像他这种人,先不说为人好坏与否,只说能修行到现在,有了几分成就,那肯定就也是十分沉迷于此,对自身所学是一片痴心的主儿。

所以,自然也是对昨天晚上,自己的那一头阴鬼灵童的失手的原因,一直耿耿于怀。

“我是不是……,管你什么事?”

骤然一听颂帕善竟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吴奇顿时也愣了。

不过他也没有必要给这家伙好脸色,直接一句话就怼了回去。

“哦,那我就明白了。”

颂帕善的胸口起伏,突然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整个人似乎都轻快了几分。

“我去!你明白个屁呀。”

吴奇把眼一瞪,根本也不接他的这个话茬。

一句话说完,直接就把话题一转,就问起了手中这块铁牌的来历。

颂帕善见吴奇脸上神色一片郑重,就知道自己无法隐瞒,只得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也不敢犹豫,便也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原来所谓的灵童,就是养小鬼儿。而且也并不依仗天地灵气来练法,说白了你这就是些邪门歪道啊!”听了颂帕善的解释,吴奇也明白了个大概。

知道昨天晚上自己碰到的那一团黑气阴鬼,和自己理解想象中的东西实际上还是不一样的。

这东西的祭炼,要讲仪轨,念咒语,然后以血为引,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下,吸收地气阴气,练得其实就是一种凝聚的负面精神体。

虽然练成之后,也能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但到底还是落了下乘。甚至比起自己昨天晚上在游仙观空间,重新推演出来的那一部全新的铁掌功,都差的远了。不可同日而语。

而那还仅仅只是,游仙观对他在一开始,最微不足道的一种考验罢了。其目的也只是验证一下他是否有踏上台阶向上继续攀登的资格而已。

“还有你们这神牌上刻的这一尊所谓的黑天大尊,就算是真的存在,估计也不是什么好来路。像你这样日日祭拜的,放在过去妥妥的就是邪祭淫祀。你就不怕这么练下去,早晚把自己给练死了?”

“那又怎么样呢?巫师之法,从古到今都不曾断绝,虽然不是什么堂皇大道,但好歹在如今这末法年代,还能修出几分神通来。而相比之下,那些传说中能够羽化飞升,成仙作祖的法门,到现在不说失传了多少,就算还有人练,又能比我强多少呢……。”

“说到底,在如今这年代,大道不显,毕竟是连灵气都没有了……,练什么其实都是没什么区别的。我学巫术,虽然不入正道,但好歹也能学有所成,能术为己用。只是昨天那事,想来也是奇怪,自从天降大雨开始,我那灵童在法坛中便不安分,躁动非常。”

“当时我只道是雷声惊扰所致,所以就没当回事。结果,晚上纵它出去,就失了控……。想必这也是因果循环,遭了恶报。只是,起心害你的人到底不是我,如今我也被你打成重伤,该说的也说了。”

这个颂帕善虽然是来自东南亚,但一口流利的中文,说的不但字正腔圆,而且居然还有几分古风古韵,看来倒还是个对中国文化十分了解的人。

“只要你不杀我。我立刻就回泰国,以后再也不敢出现在你面前了。”

“下雨?”

吴奇闻言,眼神顿时一动,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

“貌似,昨天凌晨自己醒来的时候,冥冥中似乎也是听到了一阵雷声才逐渐恢复的意识。然后,窗外雷雨不断,一直到了早上才慢慢停了下来。而我也明明记得,我死之前,刚到吴城的时候,可是一滴雨都没有的……。”

最新小说: 开局担任天机阁主 盘龙之我成了德林柯沃特 我家师尊是个坑 仙魔星坠 林平安 三元合一,有我无敌 辉月精灵王 洪荒之我能炼化万物 从斗罗开始核平诸天 绝世唐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