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声严厉色(1 / 2)

吴奇在商场里慢慢的逛着,虽然没什么目的,只是有意无意的让自己曝曝光,但这一路逛下来,却也正好给自己添了不少东西。

从衣服到鞋,里里外外的几乎都换了一遍。然后,到了中午的时候,就也顺便在地下一层的美食街找了一家不错的海鲜自助,交钱开吃。

不过,他现在吃东西其实都还只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他需要一个人坐下来好好的回想一下,刚才自己在泰谷拳馆的前前后后。

尤其是唐禹宸的那一记左手刀。突然出手之下简直凌厉无比,委实也是他记忆深刻。

尽管相比于后面的颂帕善,这个泰谷拳馆名义上的老板,只是个听人指使,甚至到死都不敢背叛的悲剧。

但这个人的左手刀,能在一瞬间之内逼得吴奇都不得不退,由此便以足可见得他的那一刀是何等的可怕了!甚至隐隐间已经有了自己记忆中,游老二那一刀的影子。

不过,游老二的刀更多的还是基于自己的拳法武功。功夫练到了他那个地步,眼疾手快,拳械自然就能合一了。尤其是他的猴形最终敏捷,手上的功夫更是重中之重,就算平日里不怎么练刀,关键时刻信手拈来,也能用的如臂使指。

不像唐禹宸,他的左手刀固然异常凌厉,而且出手之间,因为用的左手,所以和一般人的右手持刀天然的就走了一条相当诡异的路子。

他的刀平时藏在袖子里面,轻易不露出来,可一旦露出来了,那就必然是要一击必杀了!

但可惜的是,他这次要杀的人是吴奇。双方的实力差的实在太多,就算他有那个心思,出刀之快,也是狠辣决绝,没有留一丝手。可也正因为如此,当他这一刀落空之后,立刻就也失去了锐气。

正所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像他的这种刀术,出手就是杀招。

要么一刀建功,杀死对手,要么就是全力以赴,一击不中,马上就要收手了。不然,只要对方挡住了你这一刀,如果你还不能及时退出来,那么就只能倒大霉了。

所以说,唐禹宸的这种打法其实和杀手没什么两样。就是纯粹的为了杀人而苦练出来的这一刀。关键时刻作为压箱底子的绝招用的。

必要时不是扭转乾坤,反败为胜,就是人刀俱没,死无葬身之地。

吴奇一边吃一边琢磨,直到分析透了这里面的有点和缺点之后,这才不去想了。

中国的武术其实很多都不是单纯的徒手功夫,往上追溯其实大多也都和某种兵器的运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好像内家三大名拳的太极,形意和八卦一样,形意是枪,八卦是刀,而练起来看着最柔和的太极里却包含着最刚猛的锤法用劲儿。

换句话说,中国的拳其实不仅仅是单纯的拳法,只要徒手的功夫练到了家,明白了其中的拳理变化,那自然随时就也能拿起武器来。稍一熟悉,立刻就能用的有模有样,并不会有半点的生疏之处。

足足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桌子上的盘子摞得像小山一样。并且时不时的就被服务人员撤掉一批,等到吴奇把今天这事从头到尾在脑子里过了两遍之后……。

他抬起头来了,看到的就是不知有多少人好奇和惊讶的目光,正从四面八方投射在了他的身上。

“我去,忘了这一茬了。不知不觉,竟然吃了这么多……。”

吴奇幡然回醒,不由哑然失笑。

当下连忙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在旁边的服务员不断看表计,已经时刻准备着上来告诉他,时间到了之前,结束了用餐。

他现在的食量越来越大,与日俱增。刚才一边想一边吃,简直是有如风卷残云一样,当真是吓坏了不少人。

好在他现在也脱了身,出了自助餐厅后,便直接从地下一层离开了商场。

而与此同时,就在他走出城市方舟的时候,在他身后大厦的一个房间里,曾经和吴奇见过一面的那个武警少校孙远志,也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拿着一个望远镜看着吴奇慢慢离开远去的背影。

在他的身后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旁边,还站了几个年轻人,正人手一份资料仔细的看着。上面的照片,正是吴奇本人。

“怎么样?这个吴奇的资料,你们都看完了吧?”

孙远志一身的便装,国字脸,浓眉漆黑,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转回身把手里的望远镜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面。

“怎么了,孙处?你是怀疑昨天那件事,是他干的?”

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人抬头看了一眼孙远志,眉头微微皱着,“这个吴奇是个散打高手,曾经在一年前参加过国内外几次正规的大赛,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他今年只有十八岁,刚刚考上吴城大学,我反正是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年轻人,会干出这种事来。”

“那可是十几条人命啊……。”

“局里在经过缜密的分析后,将案发先后出现在现场周围的所有人都做了排查。他算是仅有的几个嫌疑人之一。而且案发前,我们已经能够确定,在农贸市场外面‘见义勇为’,和那些抢包的犯罪分子动手的那个人就是他。”

“只可惜,那地方的监控都被人破坏了,仅有的几个现场群众拍下来的视频也不清楚,更没有拍到他当时离开后,到底去了哪儿?”

最新小说: 开局担任天机阁主 盘龙之我成了德林柯沃特 我家师尊是个坑 仙魔星坠 林平安 三元合一,有我无敌 辉月精灵王 洪荒之我能炼化万物 从斗罗开始核平诸天 绝世唐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