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密谋(1 / 2)

中庆城中,半月未曾开张的茶楼,今日终于重新开门迎客。

一打扮得体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入大堂之中之中,环顾四周坐着的一众茶客,笑眯眯地拱手行礼,打着招呼道:

“呦,程掌柜,许久不见啊!啊,还有张老爷,冯先生,诸位好啊!”

在座茶客,都是老相识,见中年男子如此客气,纷纷抬手回礼。

“孙老板别来无恙啊!”

“孙老板有礼了!”

孙老板笑呵呵地坐到自己常坐的位置,当即便有机灵的伙计,送上他常喝的茶水。

这姓孙的熟客端起茶水,轻抿一口,然后长舒一口气,道:

“这都半个月了,可就想念这一口茶了!你们金掌柜也是,歇业都半个月了,连生意都不做了!”

茶楼伙计闻言,当即赔笑道:

“孙老板见谅,这不是之前京中戒严,这外头的茶叶都送不进来嘛,总不能让各位客官喝陈茶不是!”

孙老板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这就是我喜欢你们这儿的原因,不糊弄人……哎,对了,金掌柜呢?”

“哎呦,这不是好不容易不戒严了嘛,掌柜的正忙着收茶叶呢,实在腾不出手招待诸位啊。”伙计笑呵呵地赔礼道。

伙计一说这话,大堂之中,顿时有茶客忍不住开口道:

“前些时候京师戒严,整个京师,到处都是兵马巡查,阵仗大得吓人。一旦看到有鬼鬼祟祟之人,便是直接拿下。街头之上,不少往日偷鸡摸狗的混小子,可都被逮进去,到现在都没从牢里放出来呢!”

此话一处,当即引起附和。

“可不是嘛,是有点吓人。我家那巷子里,便有一家不省心的小子被带走了。家人是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捞出来。只是托人打听到了点消息,说是没有性命之忧,就是得在牢里吃几天苦头。”

“嗨,你也别说,没了那些人,这几日街头都少了不少事情呢。”

“可是如此严苛,也总有冤枉的不是?”

“不能怪,之前局势如此严峻。那些当官的,可是不少人小动作频频啊。当今陛下此时又不在京中,朝廷上头要是再不看严一点,迟早出事。那些被抓进去的,只要没犯大事,过两天也就放出来了!”

这话一出,众人也是纷纷点头。

这个时候,突然有个茶客反应过来,一脸惊喜道:

“要是这么说,这京师戒严突然解除,可是前线有了什么好消息?”

“哈哈哈,这事我还真听到一点消息。说是新任镇北将军程不识,领兵大破敌军。夏军损兵折将,只得步步后退,北境战事,如今是捷报频频啊!”

“哦,此事当真?”

“具体不清楚,但应该不假,要不然京师也不会突然解除戒严。”

这个时候,茶楼之中的说书老先生突然笑呵呵地站起身来,对着堂中的一众茶客微微拱手,笑呵呵道:

“老朽的消息,尚算灵通,倒是知道如今战事的进展。若是诸位想听,老朽倒是愿意为诸位讲上一讲!”

孙老板闻言,当即一拍桌子,道:

“快讲,这茶水费,少不得你的!”

一众茶客,亦是随之附和。

说书老先生呵呵一笑,不紧不慢地走上说书台上,润了润嗓子,朗声道:

“若说此次战事,诸位现下是只知北境的镇北将军大败夏军,收复失地,却是不知道,邕州边军大营那边,才是我云国社稷存续的关键所在!咱们当今陛下,数月之前,亲领兵马,前往邕州……”

这说书老先生,是游星光那小子的爷爷,出自诸子百家中的家。

当年家能够借着在民间巨大的影响力,从诸子百家中脱颖而出,位列十家之一,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当即陛下,御驾亲征,以皇帝之尊亲自冲阵破敌,解了秀山郡之危。随后又亲入邕州大营,收服边军,再亲领兵马攻入夏国,一月之内连破数城,焚毁夏军物资无数……

萧承出京之后的种种事迹,经过家之手渲染,又被加入了不少极为戏剧性的小故事,更显传奇。

经过这说书老先生的娓娓道来,听得大堂之中的茶客,是惊呼赞叹之声,连绵不绝。当今陛下高大伟岸的身影,已然在茶客们心中树立起来。

听着大堂之中的说书之声,茶楼的一间雅间中,数名打扮非富即贵,气势威严的男子对视一眼,俱是沉默起来。

坐在其中的温体仁沉吟片刻,终于率先起身,沉声道:

“诸位同僚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请恕温某先行告退了!”

眼见温体仁起身就要离去,上首的一名老者,突然开口阻拦道:

“温大人,稍安勿躁,还有贵客未至!”

一旁的几人,也旋即开口劝说道:

“温大人,还是再等等吧!”

温体仁看着在座众人,面露一丝迟疑,然后摇了摇头,道:

“诸位请我温某人前来,定然不是为了闲聊。个中打算,温某也不是傻子,心中亦是有所猜测。可若是在座的几位大人都这般毫无诚意,闭口不语,让我如何能够相信诸位?”

为首老者听着温体仁的话,微微低头,做赔罪的模样,解释道:

“非是没有诚意,只是还有贵客尚未到来。还请温大人稍坐片刻,我洪安怡对天发誓,绝无戏弄温大人之意。”

温体仁身形一滞,扫视了一下在场的几人。

京兆尹洪安怡,太常丞廉兴业,太仆寺考公令简侯。再加上温体仁这个廷尉,皆是朝廷有数的高官。

温体仁沉默片刻,终于是再次坐了下去。

众人耐着性子,又莫约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听到洪安怡亲随快步走入雅间之中,拱手道:

“主君,贵客来了!”

洪安怡忙不迭起身,抬手道:

“快请进来!”

“是!”

亲随转身离去,不多时,便带回了两个身形、相貌、衣着都极为普通之人,走了进来。

众人看向二人,皆是一愣。

就连洪安怡,此时也是看着二人,一副错愕的表情,然后勃然大怒,道:

“你们是何人?竟敢戏耍我等!”

被带来的二人之中,其中一人连忙开口,用着和外表极为不符合,格外年轻的声音,道:

“诸位大人,莫要着急!”

说罢,那人抬手便在脸上轻轻一摸,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便被揭下,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眼前之人,相貌年轻,不到二十岁的年纪。不是他人,正是云国宗室子弟,代帝出家的感业寺主持,慧痴和尚。

“诸位大人见谅,为防城中遍布的眼线,也只得如此掩人耳目了!”慧痴单手行了个佛礼,对着众人赔礼道。

洪安怡见慧痴到来,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道:

最新小说: 金手指把我上交给了国家 神域:新世界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 网游:我重生后,觉醒了SSS级天赋 新婚之夜:我被龙女强娶了 重生之诸天神帝 抢亲女帝之后,她比我还强盗 不跪即是神 神道圣帝 风起陇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