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影响(1 / 2)

检测室内,凌长风正在抽血。

卢森医生陪在他身边,解释说:“ao双方的匹配度是个动态数值,在天生配适度的基础上,也会随着双方的年龄、健康状况、是否处于发情期等原因而变动。你们现在刚刚进行完标记,应该是匹配值最高的时候。”

凌长风抽完最后一管血,抬手放下了袖子。

检测项目已经做完了,掌心锐利的伤口也已经被处理过了。

他披上外衣,起身准备离开。

“我先去忙,他就拜托你了。”

卢森医生低头一看时间,夜里十点多,还不算太晚。

但可以预见的是,这个注定是个无眠的长夜。

他抬起头去观察凌长风的脸色。

随着异常的红潮褪去,原本古铜色的皮肤此刻有些泛白,唇色也比平时淡了一些,除此以外,再看不出任何异常。

好像真的是个铁打的人,不会累也不会疼。

卢森医生无声地叹了口气:“放心吧,等结果出来了我通知你。”

凌长风起身,走到门口又稍作停留:“耽误你休息了。”

卢森扯了扯嘴角,笑道:“应该的,我这不是得遵守医德么?”

许星河这一晚睡得很踏实,自然而然地在床上躺到了第二天天亮才醒。

一睁眼,只觉得像被人打通过了任督二脉般,浑身舒爽。

可当他断断续续地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时,整个人陷入了原地石化状态。

他隐约记得自己在舞会上进入了发情期,脑子一团浆糊,之后发生的许多事其实都记不清了。

但他还记得,在那个封闭的环境里,在幽暗的车灯照耀下,他像只濒死的鱼一样翻滚打颤,直到那海一样的信息素注入了自己的腺体——

自己好像,被凌长风临时标记了。

陪床的护士见他醒了,连忙叫来了医生。

空旷的病房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经过一番从头到尾的细致检查,许星河被判定身体各项指标趋于稳定,已经安然度过发情期了。

过了一会儿,凌长风也出现了。

许星河开始低下头扒拉碗里的粥。

不愿面对。

昨晚实在太t丢人了!

“感觉好些了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许星河一抬头,凌长风已经站在了病床前。

许星河张了张嘴,突然发现这人变得顺眼了。

看着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好像比平时更招人喜欢了。

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受信息素的影响时,许组长暗道一声糟糕,告诉自己冷静下来,要保持自我,不要被信息素“控制”了。

“我没事了。”许星河模作样地咳了两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你呢?没被影响吧?”

“……”

病房中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话由刚刚度过发情期的oga问起来,颇具几分挑逗的意味。

就跟问“你有没有反应”、“行不行”一样。

一起跟来的院长卢森在一旁无声地轻笑,心想,这要换作是个暴脾气的alha,非得把他的小o抓来重新标记一遍。

凌长风沉默了一下,神色如常道:“我也还好。”

许星河看着他,眨了眨眼:“你是不是累了?”

他现在好像不光看凌长风更顺眼了,还更能感受到他的情绪状态了。

许星河犹豫了一下,开口劝道:“要不你去休息会儿吧。”

这话,卢森今天已经跟凌长风说了没有十遍也有八遍了。

“不累。”他猜想凌长风还是会这样回答。

正这样想着,就见凌长风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好。”

卢森:“……”

呵呵,这些狗日的alha。

凌长风虽然点了头,但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拿起他的体检报告看了起来。

许星河等了一会儿,开始婉转地下逐客令:“你想留在这儿休息吗?”

凌长风闻言,异瞳不紧不慢地转回到了许星河身上,反问道:“可以吗?”

许星河:“……”

当然不可以!这就只有一张床!

凌长风放下手中的报告,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了。

病房里一下子就只剩他和许星河二人。

凌长风开口道:“你昨晚……”

许星河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

“好像很害怕。”凌长风说,“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他的小配偶,害怕被标记。

这不是一个oga在发情期该有的正常反应。

“哦?”许星河果断否认道:“我没有。”

凌长风:“……”

许星河拿起了果盆中的苹果,啃得嘎嘣脆:“你记错了。”

嘴真犟。

凌长风也不揭穿他,反而有些欣慰地想,看样子是没什么事儿了。

昨晚那个美丽又脆弱的许星河,既让他心生欢喜,也让他有种随时要面对支离破碎的恐惧。

像是捧着珍贵易碎的琉璃,爱不释手,又要小心翼翼。

“嗯,你没有,你很坚强,一个人撑过了发情期。”凌长风说。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