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关于年龄(1 / 2)

清晨的阳光撒入室内,许星河慢慢睁开了眼……

身子微微一僵。

他记得自己和凌长风昨晚明明是背对背睡的,结果一觉醒来,变成了面对面。

好在两人还是规规矩矩地盖着两床被子,没有像昨天早上那样搂着胳膊共享一个被窝。

许星河在床上又眯了半分钟,还是决定起身下床了。

原本他周末是能在床上赖到中午的,可如今身边多了一个人,一起躺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虽然他起身的动作已经尽量轻柔了,但他一动,凌长风还是立马就醒了。

看到那双异瞳向自己瞥来,许星河又是一僵。

刚睡醒的凌长风,眼神没了以往的凌厉,仔细看去,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迷茫,不过这丝迷茫只持续了一两秒,就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清明。

凌元帅若无其事地翻身坐起,刚醒来的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一些:“早。”

许星河警惕地盯了他几秒,确定他没有再发动“早安吻”的意图,这才放松下来。

凌长风被他平白无故盯着看了半天,突然转头问他:“我脸上有东西?”

“……没。”许星河嘴角抽了抽,开始转移话题,“你这两天怎么起得这么晚?”

他记得凌长风以前明明起得特别早,通常自己洗漱完走到餐厅的时候,凌长风都已经晨练完毕,坐在位置上看了半天早报了。

正要换衣服的凌长风闻言,动作微微一顿。

他也发现这个问题了。

自己从前的生物钟,雷打不动早上六点起。

可最近跟许星河一起睡的时候,他总能睡得特别香。

这两天一觉醒来都八点多了,放在从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凌元帅没有照实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神色淡淡地反守为攻道:“我记得某人说过,赖床才是对周末最大的尊重——你这周末怎么不赖了?”

许星河:“……”

还不都是因为你!

许组长刚要说什么,却突然看到凌长风解开了睡衣扣子,毫不避讳地在他面前脱下了上衣,开始换衣服。

健壮的体格和丰满的肌肉就这样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他眼前。

凌长风的身材堪称完美,宽肩窄腰,背部肌理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倒三角形。

还有他的肱二头肌、三角肌……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力量,像是工艺大师精心创作的雕塑。

然而几道伤疤的出现打破了这种美感。

形状不一的陈年旧伤分布在他背上,最长的那道伤疤直接从肩胛骨延伸到了他的腰际线,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劈成两半。

许星河愣住了,甚至忘了转身回避。

恍惚间,他想起了利器刺入皮肤的那种感觉,疼得要死。

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凌长风旁若无人地在他面前换好了上衣,一边单手系着衬衫扣子,一边有意无意地瞥向了许星河。

这一瞥却发现不对劲,许星河的脸色有些泛白。

他原本以为,他的小配偶会像只小刺猬一样红着脸炸毛转身,然后又香又野的信息素开始在空气里乱窜。

可不是这样的。

凌元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细观察了一下许星河的脸色,低声问道:“怎么了?”

许星河这才回过身来,默默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神色:“没什么,大白天的你干吗呢……”

“换衣服,我一会儿有事要出门。”

“哦。”许星河的声音闷闷的,半晌突然问道:“你那道伤,疼吗?”

凌长风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很久以前的伤了,早就不疼了。”顿了顿,补充道:“当时也没有很疼。”

许星河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有几分难过。

凌长风突然后悔了。

他才意识到,他的小配偶是一只刚刚成年、还没出过首都星的小刺猬,就算身上长着看似坚韧的倒刺,那刺儿也还是稚嫩的、软软的。

“抱歉,吓到你了吗?”凌长风问。

说话间垂下了眼,没再去看许星河。

他的小配偶会不会担心,会不会害怕?

会不会觉得……自己背上的那些伤疤丑陋又可怖呢?

“没有没有。”许星河连忙摇头。

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凌长风:“还挺帅的,这些伤疤——”

想了想,斟酌道:“像是你的功勋一样。”

凌长风重新掀起眼皮,向他回望。

这一次,迎接他的是双黑小鹿眼堪称温柔的注视。

凌长风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他背过身,一言不发地系好了纽扣,又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仪容。

一番动作做完,心脏却还在快速跳动。

许星河望着他的背影,决定换个轻松一点的话题:“没想到你这个年纪了,身材还保持得还这么好。怎么练的啊?要不以后我一起跟你练练?”

凌长风:“……”

他知道许星河应该是想调节一下气氛,才故意换了个话题,因为他刚刚分明从对方的情绪中感受到了低落。

不过,他还是有点在意——

什么叫“这个年纪了”?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