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未来幻想 > 二婚被匹配给了联盟元帅 > 第39章 同学聚会(2)

第39章 同学聚会(2)(1 / 2)

夕阳西下,霞光漫天。

纯黑色的aa00001在落日余晖中高速飞驰着。

车内,许星河趴在窗边欣赏了一会儿落日熔金的景色,然后回头问凌长风:“你们这次同学聚会约在哪里呀?”

凌长风回答道:“东郊的一个私人会所。”

“听上去还是个挺高大上的地方。”许星河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牛仔外套,问:“这种高级会所不要求穿正装进入吗?”

有的高档餐厅还要求着装规范、正装出席呢。

凌长风想了想:“好像是有这要求。”

“啊!!?”许星河蹭地坐直了,“那你怎么不早说?”

“没事。”凌长风淡淡道,“对我们没有要求,你想穿什么都行。”

“哦。”许星河又倚回了座位上,继续问道:“加我们一共九个人?”

凌长风点点头:“嗯。”

“那你们聚会一般都干什么呀?”

“吃饭。”

“还有呢?”

“聊天。”

许星河:“……”听着好像有点无趣的样子。

“就没别的什么娱乐活动了?”他问。

凌长风的语气微微一顿:“他们有。”

“他们?你呢?”许星河好奇地眨眨眼,

凌长风目不斜视道:“我不参加。”

许星河:“……”虽然听起来离谱,但想想是凌长风干的倒也合理。

他还想再问些什么,忽听凌长风说:“到了。”

纯黑色的飞车缓缓降落降落在青灰色的石阶上。

穿过回廊和大门,前方是一座幽静深远的庭院。

院内绿意盎然,被精心照料过的植物和观景岩石恰到好处地装点在院中,典雅大方。

庭院中央的池子里还养了两条红白锦鲤,每条都有一米多长,灵活地在池中游来游去。

空气中泛着清新的草木香,许星河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感叹道:“你们这儿环境好棒啊。”

负责接待的会所人员微笑着向二人点头问好,然后将他们一路引入了室内。

四下寂静无声,许星河边走边想,同学聚会怎么选在了这里?倒不是说这地方不好,恰恰相反,这地方环境太好了,这种幽静庭院,绝对是安心疗养的绝佳之选。

但是吵吵闹闹的同学聚会要是办在这里,恐怕连池子里的鱼都要被惊到了。

难道说凌长风他们几个同学聚会,真的只是安安静静地吃个饭,全程不吵也不闹?

许星河这样想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好几个凌长风坐在一起默默吃饭的画面。

仿佛好几座冰山环绕,可以瞬间把周边温度拉低十几度。

直到一脚踏入室内,许星河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最外层的套间大门一打开,“吵吵闹闹”的音浪扑面而来。

隔着前方虚掩的包厢小门,只听秦远的怒道:“你们有完没完啊?”

“没完,这事儿我们是真的好奇——你说你明明是我们之中最早开始谈恋爱的,怎么反而耗成了最后一个单身?”

“哈哈哈哈别光说风凉话啊林霆,倒是给老秦再介绍一个。”

“我都给他介绍过多少个了?再这样下去我就快成恋爱中介了。”

“滚滚滚滚!用不着你们介绍!”

门外的许星河:“……”

果然大家同学聚会的气氛都差不多啊。

他又回头看了眼刚刚走进时的那扇大门。

这里最外侧的墙肯定是用了专门的隔音材料建造的,一墙之隔,居然能将房内的声音完全隔绝,这隔音效果不是普通建筑能做到的。

包厢内的调侃还在继续。

“话说回来,老秦,你单身这一点还不是最离谱的,最离谱的是长风都结婚了,你还单身。”

“是啊,我曾经200的以为长风会是我们之中最晚结婚的,甚至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因为他看上去根本没有那种世俗的**。”

“长风那是主脑给的老婆,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了?这门婚事能成也是因为他点头同意了啊。不然,主脑难道没有给老秦分配过对象吗?结果这家伙看了眼对方的资料,觉得俩人性格什么的都不合适,最后硬是废了好大劲儿找人把自己的名字从匹配名单里删除了。”

“说起来,长风当初为什么会点头同意啊?他和他配偶那会儿应该还没见过面吧?以他的性格,怎么会接受匹配婚姻?”

“你问我?我问谁啊?”

“你不是他副官吗?号称他肚子里的蛔虫。”

“别别别,这称号我可不敢再当了。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他点头的第一天就问过了,但没有问出个结果,你们要是不死心,可以等会儿再问问他本人,不过不要问得这么直白,毕竟星河还在场呢。”

门外,许星河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转头望向凌长风,后者依旧面无表情地像棵劲松一样立在那里。

原来他们对于匹配婚姻,真的可以有所选择。

那么,凌长风当初为什么会做出这个选择?

正当许星河发着呆呢,忽然感觉到凌长风往自己身边靠近了一点,他的手背也碰到了自己的手背。

被触碰到的左手微微瑟缩了一下。

还不等他移开,凌长风忽然一个反手,进一步地,将自己的左手整个握在了手中。

那人掌心滚烫,烫得他一哆嗦。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