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开关(1 / 2)

扑通——

扑通——

凌长风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那人的声音黏黏的、软软的,轻飘飘地流入他的耳中,然后在他心里千回百转的缠了几圈。

飞车快速行驶在空轨上,略过夜空中漂浮的一座座路灯,异瞳倒映出浮空下的万家灯火,也跟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一起明灭闪烁。

定力强大如凌长风,此刻也再忍不住。

他猛然收手,抓住了掌心那只不安分的的爪子。

凌长风回过头,许星河就在离他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黑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掌中握着的那只小手冰冰凉凉的,安安静静地在自己掌心蜷缩着。

喉结滚动了一下,凌长风张了张嘴,问:“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声音已然微哑。

许星河眨了眨眼,反问道:“你的手怎么这么热?”

凌长风恍然大悟——

不是许星河的手凉,而是他自己的体温在升高。

一股热流从他的脊椎处升起,迅速流经他的四肢百骸。

让他浑身上下都热了起来。

偏偏许星河还不知死活地又往前凑了凑,半边身子都贴了上来。

车内充满了那人信息素独有的香甜。

令人满心欢喜,魂牵梦绕。

凌长风用他微微沙哑的嗓音问:“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许星河在他身上到处嗅了嗅,像只正在觅食的小狗崽似的,答非所问道:“你真好闻。”

随着他的动作,毛绒绒的发丝轻轻刮过凌长风敏感的脖颈。

后者睫毛颤了颤,异瞳中闪过不可名状的情愫。

这是一方封闭且私密的小天地。

凌元帅今天的座驾采用前后全隔断设计,驾驶舱和内舱不互通,所以坐在驾驶座和副驾上的人听不到后座发生的一切。

车玻璃也是单向可视的,何况今夜的特殊轨道上本就空无一人。

所以此时此刻,在这样密闭空间里,他们好像可以为所欲为。

凌长风伸出空闲的右手,轻轻拨了拨许星河额前软软的碎发。

“婚后的一些亲密行为——”

凌长风哑声问道:“可以接受吗?”

许星河看着他:“比如揉揉肚子、撸撸毛?”

凌长风:“……”

他看着醉酒后仍然把自己当猫的小配偶,不知道该不该及时制止脑中那些难以言说的念头。

“不是这些。”凌长风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是配偶之间的,亲密行为。”

许星河问:“比如?”

凌长风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伸出手,轻轻点上了许星河后颈的腺体。

带着薄茧的食指和中指指腹摸到了那道小伤疤。

轻轻摩挲了一下。

许星河身子一个哆嗦。

那块敏感又脆弱的皮肤,尤其经不起撩拨。

偏偏凌长风的手跟黏上了似的,赖在那不走了。

某些技巧大约是无师自通的。

身为alha,凌长风好像天生就知道该怎么去标记、怎么向一个oga索取、怎么让对方获得满足。

许星河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别这样——”

他皱着眉头往后缩了缩,眼里好像升起了一层雾气,声音微颤道:“不舒服。”

凌长风的目光已经变了,望向许星河的目光肆无忌惮、不加掩饰。

他清楚地看到许星河眼尾泛起一抹浅红,连目光也变得湿漉漉的。

这时猎物的躲闪,对于捕猎者而言反倒是种欲拒还迎的蛊惑。

“一会儿就舒服了。”他低低地说。

声音好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轻柔。

目光中却有疾风暴雨,天崩地裂,难以自控。

凌长风手掌整个贴上了许星河的后颈,五指托着他的脑袋,将他人往自己跟前送。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灼热的吐息扑面而来。

两双唇也越来越近,似乎马上就要促成一个吻。

下一刻,凌长风却突然顿住了。

惨白的月光与温暖的路灯相互照耀下,他看到有什么东西从许星河眼角滚落。

留下一道亮亮的痕迹。

凌长风的动作瞬间僵住了。

他无声地观察着那人眼尾的那抹红——

那双眼睛湿漉漉的。

原来不是因为自己以为的原因。

许星河好像,真的在哭。

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

如此不加掩饰的委屈,大约比言语更能唤起一个人的理智。

那颗珍珠一样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下,像是一个开关般,瞬间切断了他心头的一切杂念和冲动。

凌长风长长地叹了口气,松开了扣在许星河后颈上的手。

他觉得许星河大概是上天派来克自己的,既能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火热情愫,令他难以自控,也能轻而易举地制止这股火热情愫,令他悬崖勒马。

失去了禁锢的许星河没有动弹,仍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仿佛是一尊小石雕,纹丝不动。

泪珠流过他的嘴角,在他左脸刻下一道长长的泪痕。

凌长风的目光在他唇边轻轻停留了片刻,恍惚间想到,如果许星河现在是笑着的,那这里原本会有一个小酒窝。

他再度抬手,刮去了他左脸上的那抹泪痕。

“我不弄你了,你别哭。”

他的声音仍然是沙哑的,血也依然是滚烫的,心思却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不多说,而是用哄小孩一般的温和声音道:“别怕,你等会儿回家先吃个解酒药,然后就去睡觉,等再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心想,以后还是得让许星河少喝酒。

闹成如今这样,也算得上是自己自作自受了。

许星河一动不动地发了会儿呆,然后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醉酒后的他始终忐忑,始终不安。

始终想抓牢点儿什么,或者找个可以倚傍的港湾。

他盯着凌长风看了片刻,仿佛转眼就忘了对方刚刚的所作所为。

然后再次贴到了他的大猫咪身边,脑袋一歪,在凌长风肩头靠了下来。

凌长风身子微微一僵。

这是许星河第一次枕在自己肩膀上。

脑袋整个埋入他的颈窝里,毫无保留,充满依赖。

他一肩担起过无数的责任与期待,可是此刻面对许星河的倚靠,却突然慌了手脚。

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生怕他靠得不舒服。

这样一个简简单单、无关任何**的动作,就这样把凌元帅封印了一路。

但握着许星河的右手始终没有放开。

凌长风默默地做了几次深呼吸,好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平静。然后开口问许星河:“你现在,什么感觉?”

许星河脑袋滚了滚,在他脖颈处找了个更舒服的地方靠着,然后用软绵绵的声音回答:“有点儿害怕。”

“害怕什么?”

“……”没有回答。

“能开个灯吗?”许星河突然轻轻地说,“车里好黑。”

凌长风右边身子没有动,伸出左手打开了上方的小车灯。

他知道许星河心里有事,想探究,却又不敢深究。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