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陪伴(1 / 2)

许星河看到凌长风发来的短短几个字,整个人瞬间精神了。

他蹭地一下坐起身,继续发邮件问:[你来干吗??]

凌长风隔着一扇门回复:[来找你聊天]

许星河:[……]

自己倒也不是这个意思。

他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纠结地开始敲字:[不用不用,本来是想找你线上聊聊的,这么晚了不打扰你休息了,你先回去吧]

长长的一段话打好,手指却迟迟没有按下发送键。

一闭眼脑海中浮现的还是电影里的恐怖画面,许星河裹紧了小被子,突然有些懊恼自己不争气。

不得不承认,这样寂静无声的夜晚,他居然有那么点想念凌长风的信息素气味——那会令他感到没来由的心安。

他对着屏幕发了两秒呆,最终还是决定找凌长风进来聊聊天了。

可是刚要起身,手指却好死不死地碰到了屏幕上的发送按钮。

许星河一愣,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跳下了床,然后踩着拖鞋一路小跑到门口,蹭地拉开了房门。

人却还没站稳,在惯性的作用下差点儿就要扑出去。

门外,凌长风穿着深灰色的丝质睡衣站在原地,听许星河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一开门,整个人险些撞到自己身上。

“小心。”他不动声色地伸手扶了自己的小伴侣一把,低声道:“我又不走,这么着急干吗?”

顿了顿,又道:“这门声控也能开,不用你亲自跑过来。”

许星河:“……”一着急给忘了。

他就着凌长风的手站稳了,直起身拍了拍睡衣,小声道:“我回错邮件了。”

凌长风“嗯”了一声,声音也很轻:“我看到了。”

他的音色低沉而有磁性,一旦又轻又慢地说起话来,语气就显得意外温和。

许星河抬起了头,只见凌长风那一双异瞳冷清又明亮,看起来丝毫没有困意。

倒是许星河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

害怕是真的,困也是真的。

原本他的惧意大于困意,所以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可在见到凌长风本人以后,许星河觉得自己突然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凌长风定定地站在那里,像一棵顶天立地的树,好像根本不需要信息素的影响,也能令他安心。

于是困意变本加厉地袭来,许星河觉得自己眼皮都沉了不少,刚刚因为凌长风的到访而短暂振奋起来的神经也重新委顿了下去。

时间将近凌晨三点,整座元帅府鸦雀无声。

夫夫二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两相无言。

最终还是凌长风先开口了:“你冷吗?”

许星河:“啊?”

凌长风:“夜里凉,进去说话?”

许星河:“哦。”

他侧身乖乖让出了一条道:“进来吧。”

凌长风觉得这会儿的许星河有点呆呆的。

他回想起不久前的某个夜晚,他的小配偶在很困的状态下,好像就是会呈现出这样一副呆呆的样子,还容易犯迷糊。

他问许星河:“很困吗?”

许星河重新爬上了床,却没有直接钻进被窝里,而是抱着个小抱枕,倚靠在床头,又打了个哈欠道:“当然困……这都凌晨三点了。”

凌长风在离床两步开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没再上前。

异瞳飘向了床上的某团毛绒生物:“小七怎么上床了?”

许星河侧头看了一眼正在呼呼大睡的小七女士:“我把它抱上来的,想找个伴儿。”

凌长风听罢,薄唇微微一抿。

沉默片刻,突然道:“下次,可以直接找我。”

许星河一怔,转头不明就里地看着凌长风,好像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而凌长风站在原地,就这么静静地回望过去。

过了几秒,许星河突然收回目光,不声不响地低下了头。

凌长风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却忽然看到许星河往中间挪了挪,空出了一个床边的位置,声音闷闷道:“坐。”

凌元帅目光微微一闪。

从他的角度看去,对面的小刺猬耷拉着头,脑袋毛绒绒的,让人忍不住想揉两把。

他欣然接受了对方的提议,走上前去,紧贴着许星河坐下了。

刚一落座,就听许星河问:“你为什么也睡不着?”

凌长风犹豫了一秒钟,到底要不要实话实说。可是当他看到许星河一副懵懵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想先逗逗他——

“我本来已经睡着了,结果被某人的消息吵醒了。”凌长风云淡风轻地说。

许星河愣了几秒,小声道:“抱歉,那你赶快回去睡吧。”

凌长风:“……”

他忽然有了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逗你的,我是觉得某人这会儿可能会睡不着。”凌长风看着他,低声说道。

许星河困得反应都慢了好几拍,听他这么说,还没明白过来其中的因果关系:“所以?”

“所以,我也没睡。”凌长风将目光投去了窗外,“在想你会不会……需要人陪。”

许星河眨了眨眼:“喔,那谢谢你。”

凌长风:“……不用谢。”

对话好像一下子朝和谐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许星河抱着小抱枕倚在床头,歪着脑袋问凌长风:“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鬼啊恶魔啊,还有鲜血白骨这些……”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