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绑架(1 / 2)

星浮城,双星大厦。

军政办公处。

秦远来找凌长风的时候,脸色有些严肃。

他在办公桌前站定,没有直接开口打报告,而是就默默地在原地立正,等待凌长风处理完手上的工作。

凌长风似有所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文件签好字合上,这才问道:“什么事?”

“两件事,一是关于您之前让我调查的,许星河腺体处的伤疤从何而来;二是在调查这件事的途中,有些意外发现——”

秦远说着,上前将手中的文件夹摊开在凌长风面前。

凌长风浓眉微微一蹙:“结论是什么?”

秦远一开口,他就觉得不太对劲,他的副官很少说话这样拐弯抹角,按照一般的汇报流程,他应该直接告诉自己许星河腺体处的伤疤从何而来,而不是说些有的没的。

果然,秦远表情严肃道:“没有结论。情报科和安全局的人查了一个多月——”

秦远抬起头,一字一顿道:“一无所获。”

凌长风目光一凛,重复了一遍:“一无所获?”

对于手下这种办事效率,凌元帅显然不满意,因此语气也沉了下来。

他的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示意秦远展开说说。

秦远察觉到长官此刻的不悦,因此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立正站好道:“许星河的履历直到大三、也就是他21岁那年都很正常。伤口出现的时间大约在大三下半学期的暑假,他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消费记录,并且拒绝了一切好友的出游邀请,但聊天还正常在进行,只是回复频率慢了一些。那段时间有人问他在干吗,他统一回复说在家闭关写论文。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异常。所有回复都是由本人通讯设备发出,IP地址也确实定位在家里。”

秦副官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看过他的婚前健康诊断报告,他后颈处的那道伤大概是一块2.8宽的菱形凶器造成的,伤口很深,再深一公分就会危及生命。而他的电子医疗卡上没有任何就医记录,也没有药品购买记录。情报科和安全局的人便装走访首都大学,问了一些他当时的同学,有人说根据星河自己的解释,那道疤是洗澡时家里玻璃突然碎了,碎片不小心扎进肉里造成的。但是,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意外,他没必要不去就医。而如果当时他遭到了什么人身威胁,那么他事后不报警,反而编了个借口掩饰过去的原因,也很耐人寻味。”

凌长风听后双眉紧锁,问:“他大三那年的暑假,有人见过他吗?”

秦远点点头:“有,他七月中下旬,曾去过一趟首都大学实验室,借实验室里的超级电脑跑了一批论文数据。从那以后,大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再没人见过他本人。有关他的所有痕迹都像是被抹去了一般。就因为什么也没有,所以才奇怪。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我不想听你们的直觉如何,调查不出结果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凌元帅双手交叉呈三角形放在胸前,在办公桌后投来堪称严厉的目光。

这是属于长官的目光。

秦远低下了头:“对不起。”

“解决方案是什么?”凌元帅问。

“暂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只能让情报科和安全局继续跟进。”说完这句话,秦远沉默了。

其实有一条捷径摆在眼前,但他清楚,他的长官目前还不想走这条捷径。

“所以,你们调查出了些什么?”凌长风继续问,他知道事情如果一点儿进展也没有,秦远也不会来向他汇报。

“发现了一个意外——”

秦远说着,上前将文件夹翻到了后几页。

几张照片夹在附件里,一下子吸引了凌元帅的目光。

异瞳微微一缩。

目光迅速扫过文件上几行简短的个人资料和文字汇报。

“这是怎么回事?”

凌长风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秦远。

“如您所见。因为调查迟迟无果,情报科几乎把和许星河有关的人的相关资料都翻了个遍,于是发现了这个……”秦远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这是件小事,也是件麻烦事。原本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您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但是现在,她的情况很不好,如果放任不管,她或许会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而去世,这件事儿怎么说呢……日后万一被星河知道了,可能会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后果。”

凌长风沉思片刻,低声道:“我知道了,这件事等星河回来了,我去跟他说。到时候怎么抉择,看他自己。”

“是。”秦远点点头,继续问:“那关于伤疤的事?”

“接着查。”凌长风说着,异瞳中闪过坚决的光,“一查到底。”

“是!”秦远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身离去。

秦远走后,凌长风起身,站在单向的落地玻璃窗前,俯瞰八十八层外车水马龙的星浮城。

突然有些想念他的小配偶。

其实,他和秦远都心知肚明,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去问许星河本人是最快、最直接的方法。

那是整件事的当事人,也是目前唯一可寻的当事人。

但是,凌长风想起那一晚,当询问起许星河为什么害怕被标记时,对方苍白的脸色、恐惧的目光和颤抖的手臂。

实在不忍心,将他再一次逼入那样的境地。

凌长风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的小配偶,现在在干什么呢?

凌元帅转身走了两步,来到偏厅会客室,拨通了许星河的电话。

意外的是,通话响了好久,没有人接。

凌长风眉心微微一蹙,再打过去,还是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玩疯了吗?

凌长风低头看着屏幕上的通话记录,抿了抿嘴。

虽然许星河以前也有不接自己电话的时候,但或许是因为刚刚的谈话,他此刻心中总觉得隐隐不安。

他想了想,再次拨通了秦远的线路:“你去确认一下,星河他们现在在干吗。”

*

顾奈在外表是大货车、内里却摆放着各种高科技设备和信号屏蔽装置的改装车内,点燃了一支烟。

他不常抽烟,此刻突然猛吸了一口,不由得被呛得直咳嗽。

车内其他人都是腰间配枪、训练有素的彪形大汉,见此情景,有人嘲笑他说:“瞧你这个书生样儿,一会儿可别拖后腿。”

顾奈听了也不恼,反而笑着点点头:“是啊,我就是个书生,何必让我来蹚这趟浑水呢?”

一名面部带疤的高大男人闻言,转过头对着他沉声道:“不要抱怨,主人当初救下你,不是为了养你上大学的。”

“我知道,我没在抱怨。”顾奈耸了耸肩,“准备得怎么样了?我们还有多久能离开首都星?一定要在凌长风反应过来前离开,不然关口一旦全线封锁,要离开就很困难了。”

为首的刀疤男看了顾奈一眼,还不待他开口,就听一旁的另一个男人嗤笑道:“这里可是首都星,伽玛星系的核心星球,就算是他凌大元帅,也不能因为自己老婆丢了就全线封锁关口吧?不然一天得造成多少经济损失啊,他就不怕军事委员会弹劾么?”

“而且我听说,凌长风和他老婆的关系也不算好,他未必真的这么在意这个匹配对象。”

“毕竟是二婚被匹配来的,一年后八成还要离。”

顾奈闻言,眉头微微一锁,沉声道:“外界乱七八糟的传言我不管,以我这段时间的了解,凌长风对他不可谓不在意。如果发现许星河失踪了,就算不封锁港口,全面戒严不也很头疼么?你们不要抱侥幸心理,眼下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带人离开首都星。”

“这个我心里有数,轮不到你来教我。”刀疤男的声音也沉了下来。

顾奈冷笑:“你最好心里有数,万一任务完不成,主人怪罪下来,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车厢内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最终还是一个灰发寸头的男人出来打圆场:“大家都是为了一个任务来的,都消消气。我们现在只要过了AP-543关口,就基本安全了,到时候会有人来接应我们从珀尔帕星离开伽玛星系。一旦离开这座破星系,进入到主人的地盘,就彻底安全了,不用担心。”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