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营救(1)(1 / 2)

许星河没有想到,这群绑匪原来并未走远,而是选择在距离南迦城不到两百公里的吉尔斯城登机,打算光明正大地乘坐维纳斯号a-701民用飞船前往另一个星球。

他们一行一共四个人,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身形魁梧的刀疤男,一个灰发寸头男,和一个身材相对矮小的眼镜男。

而自己的情况也比想象中更加糟糕——

他被伪装成了一名双腿残疾的游客,坐在轮椅上,被刀疤男一路推行着进了吉尔斯机场。

许星河张了张口,嗓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不仅如此,半小时前,他还被这伙人灌下了令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药物,现在浑身肌肉无力,尤其是腿部肌肉,几乎失去了知觉,像个真正的残废一样,站也站不起来,只能被刀疤男推着走。

因为要从民用机场出发,三名歹徒已经舍弃了所有枪支一类的违禁武器。

不过许星河知道,刀疤男袖子里还藏了一种材料特殊的、薄如蝉翼的软刃。

坐上轮椅前,那冰凉的刀刃威胁似的贴上了自己的脖子。

刀刃的主人告诫自己,不要动歪心思,否则下场只有一死。

许星河的掌心有些冷汗。

此时此刻,刀疤男在他身后,灰发男在他左侧,眼镜男在他右侧,三人将他围得死死的,时刻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看似是被众星捧月地围在中间,实则是被全方位地挟持着。

许星河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一会儿过安检的时候选择一把抱住一旁的警卫进行呼救,那么这几个暴徒真的会抱着鱼死网破的心理,先一步割了自己的喉咙。

所以,怎么办呢?

他总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他们推上前往陌生星球的飞船,从此生死不由人。

意料之中的,刀疤男藏在袖子里的特殊武器,轻而易举的逃过了这座民用机场的安检系统。

一行四人先后经过了两次安检,所有检测仪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预警响声。

许星河咬了咬唇,被推着来到了下一个关口。

因为是跨星球旅行,几人过了安检后,又来到了出入境检查关口。

按理说,这个环节是需要每个人单独拿着自己的证件上前,接受检察人员的询问和系统的身份识别审核。

但许星河所伪装的史蒂文由于双腿残疾,因此被刀疤男推着走了绿色通道,全程陪同。

许星河原本想,当安检员看向自己的时候,可以用口型说个救命什么的。

不料刀疤男刚把他推上去,就从他身后向前半步,来到了他身侧,然后转过头,目光如炬地盯着自己。

许星河张了张嘴,刀疤男的眼睛立刻微微一眯,右手搭上了许星河的肩膀,不轻不重地拍了拍。

冷漠的目光如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带着淡淡的威胁。

许星河身子一僵,已经半抬起来的手顺势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然后摇了摇头,向关口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哑巴,无法回答例行问话。

刀疤男则换上了一副愁苦的笑脸,解释说自己的弟弟声带受损,双腿残疾。

说完还挠了挠头,像个憨厚老实又任劳任怨的壮汉,完全看不出刚刚的狠厉。

在刀疤男的全程注视下,许星河实在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堂而皇之地求救。

刚刚抬起的手,又规规矩矩地放回了腿侧。

右手食指却在腿旁轻轻敲击着。

可惜,玻璃后的关口检查人员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一举动,只是投来一个同情的目光。

接下来是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瞳孔识别……

身份审核系统亮起了三个绿灯,然后工作人员抬手,在名为史蒂文的护照上盖了戳。

走过绿色通道后,许星河被刀疤男推到了候机大厅,和其余排队过关的两人汇合了。

众人在经历了一系列检查手续后,终于来到了登机口,等待登机。

许星河的右手食指还在腿侧有节奏地敲击着,希望有人能注意到自己。

没想到,最先发现这一异常举动的却不是别人。

一件皮衣外套突然从身侧甩了过来,盖到他腿上,也遮住了他一直在腿侧敲击的手。

许星河肩膀一颤,转过头,只见灰发男人在他右手边轻笑道:“天冷了,别冻着。”

笑容挂在他的脸上,冷意却透过深灰色的眸子,直达心底。

在周围人喧嚣一片的交谈声中,灰发男微笑着,用只有周围几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手指如果不想要了,可以给你掰断掉——一根一根的。”

许星河咬了咬内唇,在男人的威胁声中垂下了眼。

吉尔斯机场,监控值班室内。

上面突然要求加强机场巡查和安检力度的命令,落到几名专管监控的执勤警卫耳朵里,并不能对他们的工作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他们这个级别,接触不到秘密,自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隐约听说北半球的各大关口都戒严了,超过半数的跨星球航班延迟。

“可能是有什么特级犯罪分子在逃吧,几年前有一回戒严,好像就是因为这事儿,连地方军队都出动了。”

年过五十的老警卫员坐在摇椅上,捧着茶杯喝热茶。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