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表白(2)(1 / 2)

在许星河的记忆里,自己自从会用勺子以来,好像从没被人喂过饭。

他在联盟福利院长大,虽然福利院里的老师和护工大多很温柔,但一个人要照看班上十几个小孩,总不可能挨个给喂饭。而许星河又是那种从小乖觉且要强的,因此也不需要人喂。

此时此刻,许星河低头看着眼前伸过来的勺子,又抬头看了眼一脸正经的凌长风,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有些行为大概只适合发生在特定的年龄,而他已经错过了幼年最需要被呵护的时期。

许星河咽了口口水,负隅顽抗道:“我不饿。”

话音刚落,眼前的勺子又往前递了递。

凌长风一手拿着勺子,另一只手敲了敲碗边:“才吃了半碗不到,这就饱了?”

许星河嘴硬道:“饱了。”

凌长风一语不发地看着他,直看得许星河莫名心虚。

就在许星河打算放弃抵抗的时候,说服自己“算了,吃一口也没什么”的时候,凌长风突然轻轻叹了口气,将勺子放回了碗里:“算了,不想吃就不吃了。”

向来说一不二的凌元帅此刻无奈地发现,他拿他的小配偶好像真的没什么办法。

他在许星河的身边坐了下来,语气依然温和:“还是没有力气吗?”

许星河摇了摇头,小声道:“没,已经好多了。”

凌长风将目光落到床头摆放的盆栽兰花上,沉默有时,突然开口道:“抱歉,让你经历了这些。”

许星河眨了眨眼:“别这样,我刚想要谢谢你来着。”

凌长风微微侧目:“谢我什么?”

“谢谢你救我出来啊。”许星河低头掰弄着自己的手指,“我差点儿以为自己要死在异国他乡了,结果一觉醒来又回到了星浮城,感觉活着真好。”

说完,在凌长风复杂莫测的目光中,重新拿起勺子,不声不响地吃完了剩下的半碗营养剂。

然后小声道:“这次真的饱了。”

凌长风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软成了一团。

仿佛看到眼前的小刺猬收起了带刺儿的外衣,对着自己露出了柔软的肚皮。

酝酿了一路的话似乎就此有了宣泄口。

凌长风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几个绑匪怎么样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交错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里响起。

凌长风微微一愣,表情变得有些复杂道。

傍晚的彩霞漫布天际,落日余辉透过玻璃窗,如梦似幻地洒在二人身上。

这么美好又浪漫的景色下,原本该做一些美好又浪漫的事,说些美好又浪漫的话。

在这种时候聊什么绑匪,就好比花前月下突然飞来了一只苍蝇,实在煞风景。

然而,当凌长风抬眼,对上许星河坚定决绝又隐含担忧的目光,那句“这个话题我们晚点再聊”突然说不出口了。

他知道,他的小配偶作为这件事的第一受害者,需要一个交待。

凌长风在心里叹了口气,再次妥协:“在机场的三个绑匪,当场击毙了一个,生擒了两个。审问下来,说是我的某个老对头派来的……但我觉得他们没有说实话,或者说,他们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由于涉及一些机密,凌长风没有把话说全。他所谓的某个老对头,是首都星原本的司令员巴伦·艾维斯上将。

十一个月以前,随着边境战场大捷,凌长风正式回到首都星,艾维斯上将也因此面临着要交权的选择。可他做地头蛇太久了,并不想就此交权。bdivr

在经历了几次明里暗里的斗争过后,凌长风仍然以铁腕给首都星军防来了个大换血,而艾维斯上将似乎也就此忍气吞声地蛰伏下来。他毕竟身居那样的高位多年,抓不到他太过明显的错处,凌长风也不能随便找个借口就将他强行调离首都星。

几方势力就此达成了诡异的平衡局面,已经相安无事了有一段时间。

在得知许星河失联以后,凌长风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

但这样明目张胆的绑架实在不符合艾维斯上将一贯小心谨慎的作风,何况被生擒的那两名绑匪那么快就招供了,仿佛一早就准备好了供词一样。

许星河问:“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凌长风道:“这要归功于你坚持不懈地发出求救讯号。安全局的人在z-98国道旁发现了疑似绑匪的弃车,然后立刻在方圆两百公里内展开全面搜索,调取周边监控影像。然后就收到了来自五十公里外吉尔斯机场发来的可疑报告。在机场发现你在求救的那个小伙子,我把他调入了我的亲卫队。”

许星河点点头:“那我等出院后可得当面去谢谢他。”

凌长风抿了抿嘴:“他基础比较差,还需要一些系统的训练,你大概再过三个月才能看到他。”

许星河继续点头,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皱着眉头问:“顾奈……还没有抓住吗?”

凌长风摇了摇头:“没有。这个人或许知道得更多,但他目前仍然在逃。我已经发布了一级通缉令,对他进行全球通缉。安排他进入方舟的那个人事部副总经理,昨天刚刚被人发现死在了尼斯城的郊外。”

许星河沉默了,顾奈还没有被抓到,这让他总觉得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凌长风看着他拧在一起的手,突然道:“别怕,我在这里,再也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掳走了。”

许星河一愣,抬起头来,对上了那双深邃又沉静的异瞳。

凌长风这个人,即便没有强大的信息素傍身,也总能给人以一种安全感。仿佛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不需要任何理由。

许星河突然笑了起来,重新倚回了软软的靠垫里,用鼻音“嗯”了一声。

然后语气轻松地问:“你刚刚想说什么?”

最新小说: 身为恶魔的我只好努力攒灵魂了 捡到一只深海之主 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 我为男主挡刀一万次后觉醒了[系统] 圣父系工具人 美漫之奥斯本巨型企业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成黑科技大佬后我回地球了 养龙注意事项 七个时空的我都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