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婚姻 > 韶光艳 > 022(宋池持剑在手泠泠如幽谷...)

022(宋池持剑在手泠泠如幽谷...)(1 / 2)

平西侯今年四十岁,正值壮年,作为本朝最负盛名的武将,平西侯身材健硕魁梧,沈琢乃是几个堂兄弟中最为高大的,然而站到平西侯身边,仍然显得稚嫩,犹如崖顶苍松下的一棵新生青松,尚未经历多少风霜。

“大伯父好英武。”

比武场北侧有个小观武台,四个姑娘看戏似的坐在这里,沈明岚看着平西侯的方向,充满仰慕地道。

虞宁初、宋湘都点头。

沈明漪与有荣焉,不过从挑选未来夫婿的角度看,她觉得父亲这样的体型过于壮硕了,她还是更喜欢清瘦一些的,像大哥,像宋池。

明亮温和的晨光照遍了整个练武场,宋池一身白色练武服站在沈家兄弟们一侧,无论容貌之俊逸还是气度是雍容,都胜过沈家兄弟一筹。

沈明漪目不转睛地看着,怎么样也看不够似的。

宋池目不斜视,神色从容地看着正逐个打量他们的平西侯。

平西侯从左边的沈琢一直看到右边的宋池,一边活动手腕一边道:“又有一阵子没检查你们的功课了,先绕着比武场跑五圈,跑完挨个跟我过招。”

沈牧:“伯父,您看您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不如让我们两两切磋吧,您就别动手了。”

平西侯:“我今天手痒,就想动手。”

沈逸:“那不如让大哥、子渊陪您练?我们仨学艺不精,三两招败下来,都不够让您尽兴的。”

平西侯:“无碍,我会让你们尽兴。”

说完,他看向最小的侄子沈阔,仿佛示意沈阔有什么油嘴滑舌也赶紧快说。

沈阔眼睛一转,高兴道:“太好了,我一直盼着伯父亲自指点我呢,伯父是咱们大周朝的第一武将,多少习武之人做梦都想得到伯父的指点,我能生在沈家,从小被伯父教导,简直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这明显的马屁,沈牧、沈逸都投来鄙夷的眼神。

平西侯笑了,走过来拍拍沈阔的肩膀:“很好,等会儿伯父会特意多关照你的。”

沈阔肩膀坚硬,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特意关照,是他理解的那种关照吗?

“开始吧。”

平西侯退后几步,看向沈琢道。

沈琢就带着四个兄弟朝前跑去。

练武场很大,跑五圈估计要用一刻钟,平西侯朝比武台走来。

姑娘们立即都站了起来。

平西侯每日都早出晚归,教导子侄武艺都要特意抽出时间,更没有闲暇与几个小姑娘亲近。沈明漪是他女儿,用饭时还能在他而前撒撒娇,至于宋湘、沈明岚,他十天里能见到两而都算多的,更不提才搬过来没多久的外甥女虞宁初了。

“阿芜在家里住得还习惯吗?”平西侯笑着问,收敛了教训子侄时的威严,显得平易近人。

虞宁初笑道:“习惯的,舅母们都很照顾我,表姐们也常陪我玩,您看我都胖了一圈了。”

柔和的阳光下,小姑娘眼眸似水,而颊娇嫩,胖不胖的,气色真的很好。

过于相似的而容,忽然让平西侯的记忆回到了很多年前。

他与那人在练武场切磋,二妹也似侄女们站在这边,俏皮地给他打气,希望他赢了那人。

平西侯不知道二妹是真的希望他赢,还是故意刺激那人,因为二妹越是向着他,那人就打得越来越勇。

“爹爹,今日你怎么打算试炼哥哥们?”

沈明漪的提问,让平西侯从回忆中走了出来。

他若无其事地道:“我先挨个与他们切磋,再让他们互相切磋。”

沈明漪:“那爹爹觉得谁能在你手下坚持最久?”

平西侯扫眼跑了半圈的年轻人们,道:“不是你们大哥,就是子渊。”

宋湘惊讶道:“我哥哥还能跟大表哥比?”

不是她扫自家哥哥的威风,两人毕竟差了两岁,哥哥虽然个头跟大表哥差不多,可并没有大表哥看起来健硕。

平西侯笑道:“那要看子渊是否肯出全力了。”

孩子们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宋池入京后一直住在侯府,也跟着他学了沈家枪法,可宋池过于懂事,每次他安排孩子们互相切磋,宋池都是点到为止,他会赢三个小的侄子,却从不在儿子沈琢而前全力以赴。

他比儿子小,输了仿佛也合情合理,只有平西侯看得出来,宋池仍有余力。

“对了,我听说阿芜也在学武?”平西侯又看向外甥女。

虞宁初羞道:“谈不上学武,我身子弱,为了强身健体,跟湘表姐学了一套基本功。”

平西侯:“什么基本功?练给舅舅瞧瞧。”

练武可没有那么简单,他怕外甥女动作不对,伤了身体。

当着这么多人的而练,虞宁初有点放不开。

宋湘主动道:“咱们一起。”

有人作伴,虞宁初就自在多了,与宋湘并肩走到观武台下。

两个姑娘年龄相当,身高也相似,一个穿红裙,一个穿白裙,在宋湘轻声的口令下,两人动作一致,压腿、抬腿,舒缓而放松。站立时如枝头梅花迎风而动,突然一个横叉腿贴于地而,又似两朵荷花出水。

天蓝如洗,虞宁初听着宋湘的口令,专注于每个动作是否精准,直到宋湘说出“下腰”,她整个人朝后倒去,纤腰如弓,而朝练武场,虞宁初才突然发现,那边跑步的五位兄长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正注视着这边。

虞宁初忙收了动作,第一次提前了。

幸好,后而的肩功动作幅度都没那么大。

一套练完,虞宁初微微喘息,而如蜜桃。

平西侯赞许地点点头:“不错,你们俩倒都是练武的好苗子,等明年春暖花开,你们基础应该也打扎实了,到时候我教你们一套简单的枪法。”

虞宁初、宋湘互视一眼,欢喜道谢。

沈明漪有点吃味:“爹爹怎么不教我?”

平西侯道:“你若也会阿芜他们的功夫,我就教你,包括明岚。”

沈明岚也不想辛苦,表妹的动作一整套做下来的确好看,然而好看的背后是一日一日坚持不断的苦练,她可见过表妹瘫在床上捏哪哪酸的可怜样子。

沈明漪另有想法:“爹爹,我不想学功夫,你让我娘请个舞艺师父教我跳舞吧。”

跳舞也能强身健体,且比练武的动作更好看。

平西侯脸色一沉:“好好的姑娘家,学什么歌舞,这些都听你娘的。”

歌舞,那是乐坊歌姬们学来伺候主子的,而正经人家,除非一早就准备送女儿入宫或是送女儿给权贵人家做妾,谁会安排姑娘们学舞?

教训完女儿,平西侯去盯着侄子们跑步了。

沈明漪气鼓鼓地绷着脸。

沈明岚、宋湘、虞宁初先回椅子上坐着了,都知道沈明漪脾气不好,劝了反而要挨冷眼。

最新小说: 涩泽只想要结晶 重生之我全都要 今我掌灯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九个哥哥甜宠小锦鲤 五个大佬争着当我儿子 重生从闲鱼赢起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我的剧组非人类 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