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婚姻 > 韶光艳 > 45(袒护)

45(袒护)(1 / 2)

除了沈阔过于单纯没看出曹坚对沈明岚的异样心思,沈牧、宋池等人都看出来了。

为了不让沈明岚尴尬,曹坚自称有事,匆匆离去。

平西侯府的几兄妹也下了山。

坐进马车,沈明岚才松了口气,刚刚这一路,虽然哥哥们没有说什么,可她总是不好意思。

宋湘悄声道:“表姐不用担心,我会嘱咐哥哥与二表哥别外传的,至于四表哥,他傻乎乎的,根本没看出来。”

沈明岚红着脸点点头。

宋湘靠近了打听:“你与曹公子,在河边说什么了?休想狡辩,我跟阿芜都看出来了。”

沈明岚看向虞宁初,虞宁初故作天真道:“我没看出什么,只觉得表姐与曹公子都是喜洁之人,洗手洗了好久。”

沈明岚一听,扑过来挠虞宁初的痒痒。

虞宁初怕痒,车厢中便传出小姑娘难耐的笑声与告饶。

宋池朝车厢瞥了一眼,她这声音,过于勾人。

幸好,沈明岚很快就饶了虞宁初,挤在两个闺中姐妹中间,她蚊呐般讲述了一遍她与曹坚的谈话。

宋湘听得心也要醉了,喃喃道:“这才叫金玉良缘,表姐赏识曹公子的英雄气概,曹公子对表姐一见钟情,且敢于争取。”男才女貌,这才是一段佳话,像沈明漪与二皇子安王,一个心有别恋只是听从父母之命才嫁的,一个仗着出身风流好色不学无术,虽然沈明漪自己愿意,宋湘多少还是替她可惜。

虞宁初替表姐高兴得遇良缘的时候,难免想到了自己的遭遇。

如果宋池堂堂正正地去向舅舅舅母提亲,他就是奸臣小人,她躲不过,为了一个明媒正娶也愿意嫁了,可宋池并没有,而是拿了一块儿不知到底什么来历的手镯来哄她。就算那真是宋池母亲的遗物,他可以送她,就可以收走,不过是男人讨女人喜欢的手段罢了,哪像曹坚,情真意切。

.

一进四月,整个侯府都在为沈明漪的出嫁做起了准备。

三夫人将沈明岚与虞宁初带在身边,趁此机会,好好地教姐妹俩如何操持婚假宴请,这种宴请已经属于勋贵之家最隆重的宴请之一了,从宾客席位的安排到大小碗碟的花纹质地,都有讲究。

虞宁初白日跟着舅母学习,回到碧梧堂,她便将今日所学详细地记在本子上,方便日后温习。

沈明漪四月初六出嫁,初五侯府就开始了宴请。

虞宁初与沈明岚、宋湘被长辈们安排了同一桩任务,招待来府吃席的闺秀,盯紧点别让任何人出事,侯府花园有山有水,小姑娘们玩闹追逐之际磕了碰了可不好。

因为是喜宴,三姐妹都穿了红,沈明岚是石榴红的褙子,很衬她的大方爽朗。宋湘穿了橘红的褙子,显得天真烂漫。虞宁初搭配的是海棠红的褙子,娇艳明媚,姐妹三个站在一块儿,美得各有千秋。

不过,还是虞宁初最为惹人注目。

她平时去旁府做客并不算频繁,不过京城的贵妇圈子就那么大,尤其是一些与沈氏同辈份的妇人,早就打听过虞宁初的事。今日亲眼见了,妇人们分成小圈子单独说话时,难免会窃窃私语一番。

虞宁初听不到这些,当所有宾客都到齐,她们便带着一群妙龄少女去花园里逛了。阳光灿烂,花园里花团锦簇,在沈明岚、宋湘的牵桥搭线下,虞宁初也认识了两三个话语投机的新朋友。

当然,也有一些自恃身份倨傲无礼的。

沈明岚不想表妹听一些不中听的话,安排虞宁初带几位和善的闺秀去莲花池那边逛逛。如今乃牡丹初开的季节,大多数闺秀都聚集在牡丹园这边。

虞宁初知晓表姐的心意,笑着带人走了。

莲花池畔的风景也秀丽怡人,六七个姑娘慢慢在这一带分散开来,有的站在桥上,有的坐在池边的凉亭中,还有蹲在池边撩水的。

虞宁初与一位汪姑娘坐在凉亭中这话,这里备了茶水糕点,别的闺秀累了都要过来休息的。

突然,有道男子身影从不远处的花丛后转了出来,对方朝这边看了看,非但没有回避,反而明晃晃地走了过来。

虞宁初没有认出对方。

微雨道:“那是国舅府的表公子,姑娘没见过,所以不认得。”

其实虞宁初见过韩宗延一次,当时韩宗延与二皇子在一起,看面相便是纨绔子弟。

当着汪姑娘的面,虞宁初吩咐微雨道:“表公子可能迷了路,你去给他指路吧。”别叫韩宗延来这边惊扰女客。

微雨快步离开了凉亭。

虞宁初继续与汪姑娘说话,却见韩宗延被微雨拦住后,两人说了什么,随后韩宗延继续朝这边来了。

“我去那边看看鱼。”汪姑娘要避嫌,匆匆去溪边找别的闺秀了。

虞宁初也想避开,可她今天代表着平西侯府,她得替这些闺秀们打发走韩宗延,不然她避开了,韩宗延跑去调戏哪位闺秀,却是她招待不周了。

最新小说: 涩泽只想要结晶 重生之我全都要 今我掌灯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九个哥哥甜宠小锦鲤 五个大佬争着当我儿子 重生从闲鱼赢起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我的剧组非人类 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