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婚姻 > 韶光艳 > 57(还给我我自己穿...)

57(还给我我自己穿...)(1 / 2)

睡了一晚,第二日风停了,雨依然很大。

宋池与冯越商量过后,决定等雨停了再出发,船上备着吃食,在荒野里停留几日也无妨。

虞宁初脚上有伤,只能靠在榻上休息,那些锦衣卫们早已厌倦了只能困在船上的生活,纷纷披着蓑衣下船走动,不过他们应该被宋池提醒过,自觉地与虞宁初这艘船保持着距离,不曾擅自靠近。

舱里的窗户又打开了两条缝隙,虞宁初透过窗缝,能看到近处地上的杂草,远处锦衣卫们三三两两站在树下不知说着什么。

宋池也在外面,旁人都穿的是草制蓑衣,唯独他穿了件墨色的油帔,俊美的脸庞才子的风度,仿佛今日只是出门赏雨。

冯越站在他身边,虽然他是上封,可从冯越的神态举止判断,他很敬重宋池,倒好像宋池才是此行的头目。

后来冯越走了,宋池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

“姑娘是不是也想出去走走了?”杏花端着茶水进来,虞宁初忙收回视线,转过身来,叮嘱杏花道:“外面都是锦衣卫,你少露面。”

杏花笑道:“姑娘放心,就是我想出去,郡王也不让的,他派阿默在小厅守着呢,除了他,谁也别想靠近姑娘的船舱。”

虞宁初不置可否,这些面子活儿,宋池一向处理得很好。

过了不知多久,虞宁初听见宋池回来了。

杏花出去帮忙,郡王爷的靴子肯定脏了,船上没有别的丫鬟,她帮忙伺候擦一擦。

然而宋池不用她擦靴子,托着一帕子红红紫紫的野桑葚递给她道:“味道还可以,拿去洗了,给姑娘吃。”

杏花眼睛一亮,这样的果子,无论在扬州还是在京城都很容易吃到,在这荒野江畔却是难得的好东西。

杏花小心地接过帕子,去厨房用净水清洗干净,再放到白瓷盘子里,端到姑娘面前:“姑娘快尝尝吧,郡王亲手采摘回来的。”

虞宁初看向果盘,只见那些桑葚个个都圆圆胖胖颗粒饱满,仿佛被人丈量过,个头几乎同等大小,没有一个偏小或偏细的,必然是宋池摘果时先进行了一番遴选。

想象那画面,虞宁初就觉得宋池真的很闲,不是说要去扬州办案吗,因为这番耽搁,冯越都急得挠头了,宋池还有心情找野果子。

腹诽归腹诽,这么鲜美的果子摆在面前,虞宁初就没有跟宋池客气。他占了她那么大便宜,她吃他几颗果子又算什么?

吃了一半,虞宁初将剩下的一半送给杏花。

杏花连连摇头:“郡王专门为姑娘摘的,姑娘若吃够了,这些留下午吃,天气凉快,只放半天不会坏的。”

虞宁初低声道:“你不吃,我就从窗户这边扔出去。”

杏花没办法,只得乖乖吃掉,吃得嘴唇都紫了。

主仆俩洗了手脸,杏花心满意足地端走了空盘子。

宋池坐在小厅赏雨,瞥见她手里的盘子,笑了笑。

接下来两日,每日宋池都会去江边找野桑葚,锦衣卫们见了,知道这边有果子吃,又不敢跟郡王抢,于是宋池去东边找,他们就去西边找。下雨下的地面湿滑,有的锦衣卫为了摘桑葚还踩空摔了一身泥巴,惹得其他人高声大笑。倒是宋池,一次都没有摔过。

而宋池摘回来的卖相颇佳的野桑葚,都进了虞宁初主仆的肚子。

雨停了,众人将客船推回江中,继续南下。

烈日暴晒,天气更热了起来,这热倒还好忍,只是虞宁初脚底的伤口结疤了,痒得慌,仿佛蚊子在那里咬了一个包。挠是不能挠的,挠破了结痂好的更慢,忍又忍得辛苦,就窄榻这么大点的地方,忍得虞宁初心浮气躁,看书也看不进去。

“咱们带了止痒的药,姑娘涂一点?”杏花翻出一瓶膏药,不太有底气地问,这膏药管的是蚊虫叮咬,外伤愈合能有效果吗?

虞宁初让她试着抹一点,结果更痒了。

杏花看不得主子吃苦,去外面撞见宋池,小声询问宋池是否有管这个的药。

宋池朝阿默使个眼色,阿默去了南舱,很快就拿了一个青色瓷瓶出来。

杏花再给虞宁初一涂,虞宁初果然不痒了。

杏花笑道:“郡王真是厉害,什么药都有。”

虞宁初心想,你还中过他的迷药呢,傻丫头差点被人卖了还在那里夸他好。

.

六月二十九,临近晌午,两艘官船终于抵达了扬州码头。

锦衣卫的扬州卫所与虞家都派了人来接。

宋池让冯越先带人去卫所,他送虞宁初回虞家安顿好了再去与他们汇合。

宋池肩负平西侯府沈三爷的嘱咐,如此行事合情合理,冯越笑着让他不用急,明早再去卫所也来得及。

“多谢大人通融。”宋池拱手道,目送冯越等人骑马离开了,他才去接虞宁初下船。

虞宁初的脚伤已经养好了,留下一道小疤,不过那种地方,这辈子估计都没有人会发现,碍不了什么。

虞家的管事也是等锦衣卫们离开了,才敢靠近这边。

虞宁初戴着帷帽,见家里的管事并没有戴白,就知道父亲还活着,顿时松了口气。

“张叔,我父亲如何了?”上了岸,虞宁初开口问道。

张管事一副愁容:“老奴给姑娘去信的第五日,大人醒了,身体无碍,只是,可能摔伤了脑袋,疑神疑鬼疯疯癫癫的,请了扬州一带的名医来看,都,都说老爷疯了,无人能治。”

疯了?

虞宁初皱紧了眉头。

宋池道:“先去看看吧。”

张管事仿佛才注意到姑娘身边站着这么一个人物,猜测道:“可是侯府的哪位表公子?”

虞宁初看眼宋池,解释道:“此乃武英郡王,也是二舅母的侄子,我叫表哥的。表哥奉命来扬州当差,受舅舅所托,顺便送我一程。”

扬州与京城离得太远,张管事并不知道宋池这号人物,不过虞宁初介绍的仔细,他一听宋池是位郡王,忙行起大礼来。

宋池受了他的礼,旋即不太耐烦地道:“走吧。”

张管事赶紧带路。

虞宁初带着杏花坐进马车,宋池与阿默骑着卫所带过来的两匹骏马。

最新小说: 涩泽只想要结晶 重生之我全都要 今我掌灯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九个哥哥甜宠小锦鲤 五个大佬争着当我儿子 重生从闲鱼赢起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我的剧组非人类 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