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婚姻 > 韶光艳 > 61(我右臂都快废了能有什么...)

61(我右臂都快废了能有什么...)(1 / 2)

宋池体内还是蔓延了一些余毒,所幸危及不到性命,只是身体虚弱,要多养几日。

冯越就让他安心养病,抓人的事他来负责,其实基本上也抓的差不多了,只看犯人们还能不能供出其他党羽来。

宋池在床上躺了两日,这日晌午冯越来探望他,宋池道:“听闻前几日虞宅走水了,若这边大人没有差遣,我想过去小住两日。沈三爷只那一个外甥女,临别前再三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虞姑娘,若虞姑娘出了什么差池,我再也无颜去见沈三爷。”

冯越看着他依然毫无血色的脸,心想我就是有什么差事,也不敢使唤您这位病郡王啊。

“应该的应该的,苏家这边基本没什么事了,郡王奔波数日,不如趁机在虞宅多修养几日,王爷有病在身,卫所粗茶淡饭的,叫王爷受委屈了。”

“嗯,若案情有新的进展,大人尽管差遣我。”

打过招呼,下午宋池便由阿默扶着,身姿虚弱地上了马车。

虞宅。

锦衣卫在外面大张旗鼓地抓人,虞宁初也从李管事那里听到了风声。

她在扬州长大,自然知晓广陵书院的苏家,虞尚还曾因为想结交苏崇老先生未能得逞而在饭桌上发过脾气。可以说,在扬州一带,广陵书院比国子监在京城的名声还大,谁家若是有孩子能进广陵书院读书,立即就会变成整个家族的荣耀。如此书香门第,竟然因为几首诗就被锦衣卫扣上了意图谋反的罪名?

原来宋池他们来扬州办案,办的竟然是这样的案子。

想到她唯一能考虑的夫君人选竟然是个为虎作伥残害忠良的奸臣,虞宁初实在难以心安。

“姑娘,郡王爷来了,好像带了伤。”歇过晌午,虞宁初才打扮好,李管事忽然派丫鬟来通知虞宁初道。

虞宁初心中一紧:“什么伤?伤得重不重?”

那丫鬟也没瞧见郡王到底伤得如何,不过是传个话而已。

大家打着表哥表妹的名义同行,现在宋池受伤了,虞宁初怎么都该过去探望一番。

她带着杏花来了宋池居住的客院。

所谓客院,就是上房东边的一个小跨院,跨过一道月亮门,再绕过一扇影壁,对面就是三间客房。

阿默守在廊檐下,刚送走李管事,瞧见虞宁初,忙上前行礼。

宋池身边有两个小厮,一个叫阿谨,一个叫阿默,两人虞宁初都打过照面。阿谨唇红齿白,爱笑,阿默可能经常跟着宋池在外面行走,晒得肤色微黑,是个五官端正、寡言少语的人。此时此刻,虞宁初就见阿默俊朗的左脸多了一道新疤,尚未完全愈合,看着挺吓人的。

因为宋池他们抓的是好人,虞宁初最近就不太待见宋池,可她毕竟没有见过苏家众人,熟悉的是宋池与阿默,一同在暴雨里跳船逃生的也是这对儿主仆,如今见阿默受伤,虞宁初竟又替他们俩忧心起来。

“怎么伤的?上过药了吗?”停在廊檐下,虞宁初低声问阿默道。

阿默低着头,避开了第一个问题,道:“上过药了,皮外伤而已,表姑娘不必担心,郡王在里面,不便行动,失礼之处还请表姑娘多担待。”

虞宁初的心思马上就转移到了宋池身上,得伤得多重,才不能出来见人?

她下意识地朝里走去,杏花也想跟着,被阿默抬手拦住,用眼神制止了。

杏花忽然反应过来,出于对郡王爷的信任,她便没有跟着去内室,只在外间听候差遣。

虞宁初进了内室,才发现里里外外都过于安静了,杏花竟然没有跟进来。

她顿在内室门口,忐忑地朝床边看去,就见纱帐半挂,挡住了床头,只能看见宋池的腿。

“是表妹吗?”

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好像与平时没什么区别,虞宁初忽然就放松下来,轻步走到床边。这下子,她终于看到了宋池的脸,整个人明显比上次分别时瘦了一圈,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色。

他微笑着看着她,虞宁初先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见他衣衫齐整,竟看不出哪里伤了。

“这里。”似乎知道她在找什么,宋池指了指右臂靠近肩膀的位置,“中了一箭,平时都要敞着肩膀养伤,知道你要过来,晚点再脱外袍。”

虞宁初瞥眼他消瘦的脸庞,问:“伤得重吗?怎么伤的?苏家全是读书人,你们抓起来还会遇到危险?”

宋池道:“苏家也养了护卫,更有侠义之士甘愿出头保护他们,所以锦衣卫抓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虞宁初垂着眼,心情复杂:“苏家真的要谋反吗?”

最新小说: 涩泽只想要结晶 重生之我全都要 今我掌灯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九个哥哥甜宠小锦鲤 五个大佬争着当我儿子 重生从闲鱼赢起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我的剧组非人类 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