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婚姻 > 韶光艳 > 66(京城新家)

66(京城新家)(1 / 2)

宋池离开后的第二日,虞宁初来了月事。

也许是因为落水着了凉,这次月事发作的厉害,虞宁初疼得腹如刀绞,温嬷嬷热了汤婆子让她抱着,又喝了红糖水,虞宁初才稍微舒服一点,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小脸苍白。

幸好宋池走后,虞扬、虞菱兄妹俩搬去了南舱,不然都挤在一边,哪怕不说话,看着也心烦,这种时候,就跟生病一样,需要清静。

杏花心疼主子,自言自语地道:“为什么女子一定要来月事,如果不用来就好了。”

温嬷嬷坐在一旁做针线,闻言笑道:“傻丫头,女人来月事是为了生孩子,等你年纪大了生不了孩子了,月事自然断了。”

被窝里的虞宁初听了,吓出了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地道:“生孩子?”

温嬷嬷点头,念着姑娘明年也要谈婚论嫁了,暂且多说一些也无妨,柔声解释起来:“是啊,小姑娘到了十二三岁,一般都该来月事了,说明身子已经长好,可以结婚生子了。这姑娘嫁了人,有了相公,一旦不来月事,十有八./九是怀上了,等把孩子生下来,坐完月子,月事才会重新恢复。”

杏花听得津津有味,虞宁初也将忐忑的心咽回了肚子,不来月事才意味着怀孕,她来了,也就是说明没有怀。

想来是宋池亲的时间不长?

万幸不长。

胡思乱想着,后面温嬷嬷又说了什么,虞宁初也没有听清。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虞宁初就舒服多了,又在运河上漂了十来日,九月初,虞宁初再次来到了通州码头。

沈三爷、三夫人、沈明岚都来了。

“阿芜,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想死我了!”姐妹重逢,沈明岚上来就抱住了虞宁初。

感受着这份关心与思念,虞宁初脑海里蓦地闪现过她冲动跳河的那一晚,被宋池救上来后,她逞强说不怕舅舅一家难过,此刻真的见到舅舅一家,虞宁初也不禁后怕起来。谁不怕死呢,如果可以,她也想好好地活着,前面宋池欺负她那么多次她都忍下了,是他越来越过分。

亲人会让心底压抑的委屈扩大,虞宁初眼睛酸酸的,好在可以用高兴掩饰过去。

这时,李管事带着虞尚从后面走过来了。

虞尚被两个护院“扶”着,仪容被下人拾掇得整整齐齐,只是人瘦得厉害,嘴角也残留着一些烫伤的疤痕。他还是见不得虞宁初的脸,见到了就要发次疯,这会儿虞宁初戴着面纱刺激不到他,然而看到沈三爷,虞尚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惧怕,一边往李管事身后躲,一边呜呜地说些没人能听清的话。

沈三爷刚刚一心都在外甥女身上,此刻才想起虞尚也跟着外甥女进京了。

他看着那个疯疯傻傻的男人,很难再从这个疯男人身上找到昔日那个困顿却仪表堂堂的寒门进士的影子。他知道妹妹心里装着别的男人,对虞尚并不公平,可侯府给了虞尚别的进士梦寐以求的仕途,给了虞尚金银富贵,虞尚长得也不错,但凡他使使劲儿,真的不能换回妹妹的心吗?

他将妹妹托付给虞尚,虞尚又做了什么?

哪怕妹妹也有错,作为一个兄长,沈三爷此时也只能看到虞尚的错。

虞尚的疯癫,让沈三爷越发后悔当年的选择来。

他转过去,一眼都不想再看这个从始至终都配不上妹妹的男人。

三夫人朝李管事使个眼色,让李管事先送虞尚上车,别留在这里给大家添堵。

夫妻俩则带着虞宁初、沈明岚上了一辆马车。

“舅母,我托您帮我们物色宅子,您有瞧上眼的吗?”叙过家常,虞宁初期待地问。

三夫人看眼丈夫,叹道:“宅子都买好了,离侯府远了点,不过与宁国公府就隔了两条街。”

宁国公府曹家,是沈明岚即将嫁过去的夫家,沈明岚微微脸红,但还是高兴能与表妹离得近些。

三夫人拉着虞宁初的手道:“你这丫头,主意大,也不提前跟我们商量一声,否则你多在扬州住一段时间,舅母办完你表姐的婚事就去扬州接你,顺便给你父亲找个合适的续弦,到时候让她照看你父亲、弟弟妹妹,你一个人来京城住多省心,那样也就不用搬出去住了。”

虞尚那混账,根本没把外甥女当女儿疼爱过,凭什么现在疯了还要外甥女孝顺?

三夫人很不甘心,只是外甥女将虞尚带来了京城,那他们就是想留外甥女继续住在侯府,也不合适了,传出去外甥女还要白白担个不孝的骂名。

虞宁初没有对舅舅舅母说出她真正的打算,只低头道:“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于心不忍。”

沈三爷压下心头的闷气,安抚道:“阿芜别担心,等你们安顿好了,舅舅先请京城名医替你父亲诊治,民间的郎中治不好,舅舅再恳请皇上拨御医替他看看,总会想办法治好他。”

治好了,再将虞尚打发去地方做官,别想拖累外甥女。

虞宁初点点头,如果虞尚能恢复,那是他的福气,如果虞尚不能恢复,就留在她身边当拒婚的摆设吧,这一路上虞宁初已经想好了,她谁都不会嫁。

最新小说: 涩泽只想要结晶 重生之我全都要 今我掌灯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九个哥哥甜宠小锦鲤 五个大佬争着当我儿子 重生从闲鱼赢起 在沈爷心尖放肆撩火 我的剧组非人类 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